杳杳

《【YOI】莎乐美》相关碎碎念

#内含大量尤里和季光虹

#前后风格不符_(:зゝ∠)_


YOI对我来说是个很神奇的作品,其他动漫中或多或少的,我会不喜欢其中某一个人物,毕竟众口难调。而YOI没有,每一个人物在我的眼里,都没什么太大可以黑的点。

一定要排顺序的话,最喜欢的是季光虹和米拉,喜欢用的昵称是小季和米拉小妹妹【笑】。

由于我笔下的小季大多都比剧情时间年长得多,我想他已经过了害羞、可爱的年纪,故而我大多用温和、沉静、清雅这样性格,促使我这样认为的是短节目的那短短几秒,虽然我是在自由滑的那一话才喜欢上这个角色的。

我想,他会成长为很好的男人的。

而另一个让我产生这样想法的角色,就是尤里。

尤里相较于维克托,更偏近于典型的俄罗斯人的形象,很好看,很凶暴,又很温柔。我不知道多少人和我一样,在第3话的时候,我就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好孩子。在勇利初恋优子被维克托一击会心的时候,勇利在看维克托,而尤里则扶着优子询问“没事吧?”,或许和维克托相处时间更久,所以有免疫?

我并不觉得尤里是个傲娇,恰恰相反,我认为,他是个有什么就直说的人,只是在我眼里,他是个温柔的人,这并不冲突。

所以在我眼里,随着时间流逝,或许凶暴会慢慢磨成很man的性格。

最初的产粮就是维尤cb,不过不觉得会有人能找到,因为最初只是想着翻墙过来码两篇短打,很敷衍地用了“大概短打”作为标题,也只打了冰尤tag。嘛,回过头来看这篇,里面的维克托帅气得全篇都散发着撩妹的荷尔蒙。


我的所有花滑文的设定基本通用,除了一开始的两篇短打。

小季在我目前的花滑文中的设定,其实是个初期各方面都比较平庸的人,作为长处的艺术表现,也是一直到剧情六七年后才爆发。 虽然有提到自勇利退役之后,他的艺术表现力在现役选手中无人比肩,但是勇利这岁数,坚持五六年完全没有问题啊。

其实在最初写的那篇小季中心《二十年后》就有提到“十年前世青赛夺冠之时,他就展现出了对古典乐极强的表现力。升组后,那曲《花香颂》或许尚且稚嫩,甚至稍显粗糙,他的表演确实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意蕴。内涵和神韵,这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感觉,经过时间的洗练,终于成为了他的利器。”这是在剧情九年后。

维克托和勇利自不必说,尤里在我的设定中,擅长跳跃和旋转,跳跃天赋 上比起维克托要更好,虽然不擅长滑行,不过就算是最初也有3级的定级。虽然设定上来说是属于技术型,但是尤里作为俄罗斯人有非常深厚的芭蕾功底,而雅科夫私设上是前交响乐指挥,很擅长选曲,会选择可以体现气质又节奏鲜明适合跳跃的曲子,所以可以拿到不错的p分。后期随着时间累积,艺术表现自然会提升上去。

一路过来追赶得很辛苦啊,我锅_(:зゝ∠)_

关于为什么是小季偏艺术向(虽然是很久以后了),而尤里偏技术向,原作对我有比较大的影响。小季就像我写的那样是因为短节目,粗糙、稚嫩,但是有自己独特的意蕴,这是我对原作那短短一小截的短节目的评价。尤里则是因为两种四周跳吧,而且他在短节目用上的连跳是4S-3T而不是4T-3T,奥塔别克和尤里短节目跳跃的基础分值相同,但无疑,尤里的跳跃难度更大一些。

——关于bug,这一设定最大的bug大概就是小季自由滑的那个4T,过!周!了!虽然这属于失误,一定程度上,还会影响GOE分,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四周跳过周的!!!要知道有不少男选手跳3A都有可能存周_(:зゝ∠)_


米拉为主角的文,虽然只码了莎乐美,不过却是我第一次写一整套节目,包括七个跳跃,三个旋转,两段接续步全部描写,用上了这几个月里累积的所有东西。全文近1w3,不算上练习的那次描写,光俄锦赛的花滑描写部分就超过了3q。

此前,米拉在我的文中也经常出现,莎乐美之前,她的所有描写总结起来就是人生赢家——和维克托、尤里、格奥尔基都滑过双人表演,差点和小季滑双人,托举过尤里和小季。穿着芭蕾样式的裙子(垂缀感很好的那种)滑了重金属摇滚(尤里的表演滑选曲),并在此处跳了一个4T(如果不是现在女单不能跳四周跳的话,我……_(:зゝ∠)_)

莎乐美之后可能还要再加一条——除了莉莉娅,她抱过俄罗斯全员,并亲了脸。

就像我文后注释所写的那样,莎乐美中的米拉一定程度上有参考娜塔莉亚·奥西波娃,柔韧很好,有着超强的爆发力,并由此拥有很好的跳跃能力,同时非常擅长旋转。

关于高举手跳跃,即Tano和Rippon姿态的跳跃,是雅科夫弟子中最初由米拉练习完成的设定,源于第11话,尤里向米拉学习这一跳跃技巧的那几秒。

文中除了提到了格奥尔基不是天启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教徒,米拉的信仰相关(或者说她妈的信仰)有很明显的提示。


莎乐美可以说是我花的心血最多的一篇,作为强迫症晚期,已经无可救药。

首先,莎乐美是没有花滑视频参考的情况下写成的,滑过莎乐美的有且仅有关颖珊,这个作品编排很好,在当年拿到了世锦赛冠军。不过关的莎乐美选择的是歌剧,采用的是肚皮舞,而我用的弗拉门戈舞曲。还有一点就是,关的莎乐美主要展现的还是异域风情,而我选择莎乐美的原因,就是她是个大美人,美到倾国倾城的那种。所以单看花滑视频,完全没有灵感,为了弥补这一情况,我看了莎乐美戏剧(奥斯卡·王尔德)、歌剧(理查·施特劳斯)、弗拉门戈舞剧的电影版(02年),以及芭蕾舞曲(弗洛朗·施密特),因为没找到芭蕾舞版本_(:зゝ∠)_

其次,我其实没有任何弗拉门戈的基础知识积累_(:зゝ∠)_选择弗拉门戈而不是芭蕾,主要我当时想着另外一个女人——卡门_(:зゝ∠)_比赛中收敛自己平时的心性这一类已经写了尤里,我想试试外放的_(:зゝ∠)_

再次是为了了解整个故事,我翻了历史、新约、王尔德的独幕剧,莎乐美是如何从一个不相关的人到路人到主角的,历史上反正没有任何记录说莎乐美和约翰的死有关联,这部分我最头疼的是,她家一堆人叫希律和莎乐美的,莎乐美最终嫁给了谁找了半天_(:зゝ∠)_新约没什么好讲的,莎乐美不过是希罗底的杀人工具而已,和手中的刀没什么区别,连名字都没有。王尔德的独幕剧被称为嫁接在沙果树(新约)上的金苹果。

再次就是王尔德笔下的莎乐美了,说实话,这个独幕剧引起了我生理上的厌恶,希望我写出来的部分并没有相同的效果。

第一毫无疑问是有点像是恋尸癖一样的描写,疯狂地亲吻头颅的嘴唇。说实话,我不是很明白欧洲的大佬们为什么那么喜欢写亲头颅,为什么_(:зゝ∠)_

海涅的长诗《阿塔·特罗尔》里有“她吻着它/她热情地吻着那颗人头。”司汤达的《红与黑》里面马蒂尔特亲吻于连的(头颅的)额头,薄伽丘的《十日谈》里面干脆就是莉莎贝塔细心地割下情人的头颅,埋了无头尸,回到房间里捧着头大哭,吻了不下一千次_(:зゝ∠)_

我连分尸食人都写过,原本以为自己没那么容易被打倒_(:зゝ∠)_给爸爸们低头_(:зゝ∠)_

第二就是七层纱之舞,因为中文翻译中还有七面纱之舞,我天真地以为面纱是个名词,实际上面和层一样是量词,然后看到脱衣服部分我TMD都惊呆了。说好的生日宴上跳舞的呢,大庭广众之下跳脱衣舞_(:зゝ∠)_,而且希罗底也在,无论是哪个版本希罗底都在啊喂!!!!我能接受希律喜欢莎乐美,对她有非分之想,反正又不是他亲生的。但是在老妈面前让女儿跳脱衣舞什么的真的有点过啊,莎乐美只有十四五岁啊喂!!!!放开那个莎乐美,让我来!

最人间惨剧的是什么,王尔德之前和同时期并不是没有人创作莎乐美相关的作品,然而和王尔德的作品相比就黯然失色,王尔德的莎乐美是经典之作【至今以及永远是唯美主义的代表作】,所以,之后莎乐美相关的作品基本都是在王尔德的基础上进行再创作_(:зゝ∠)_看脱衣舞到麻木_(:зゝ∠)_


反复改了好几次,差点坚持不下去,想着是不是换首曲子,这不是我家的米拉小妹妹qwq明明当初选莎乐美是为了写一个最好的米拉小妹妹qwq

——————————

最近迷上了去二手店淘书,2$一本不能更便宜XD

评论
热度(1)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