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季尤】初恋百次 02

#OOC

#圈地自萌,不撕勿扰。

#季尤,失忆梗,顺行性遗忘症。

#前文  01

#姊妹篇 你是谁? 01


就像季光虹已经习惯一年有两百五十多个早晨是被踢下床,而剩下那不到一百天则是尤里作为裁判出席了某场比赛那样,格奥尔基也习惯了每年都有那么多天的早上会接到那么一通电话。

为此,他也和季光虹提过——米拉就算了,怎么不见他给维克托和叶戈尔打电话?

不过可惜的是,即使季光虹暗示了其他人的名字,尤里播出的电话依旧会通往格奥尔基那边。

或许,尤里下意识地认为你们几个人里面,你看上去最不擅长欺骗可靠。——对于季光虹委婉的说法,格奥尔基也只有认栽。

不,就算如此,虽然说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也没有时差,没有人会乐意在天还黑着的时候被人打扰的!尤其是这个时候正抱着自家老婆,处于起床前的温存状态的时候!

“季?怎么今天是你打电话过来了?还是尤里出了什么事?”原本以为不过是照例的电话,来电显示却是季光虹的名字,而不是尤里。

这倒不是没有发生过,记忆里确实有过那么一个特殊例子。

就是他们两个一大清早打架,被邻居送进了局子的那次,完全是糟糕的范例。

“是我。”托每天一个电话的福,虽然经过电子设备传输使得声音有些失真,格奥尔基依旧很轻易地就辨别出了这个不自觉介绍自己的声音,甚至不用调出大脑中的记忆储备就能把这个声音和人联系起来。

“好吧。”不是很懂这对又在搞什么飞机,格奥尔基把手中的手机换到了右手上,顺便看了一眼床头柜上闹钟的时间,“有什么事?再过一会儿我得送娜塔去冰场。”

即使知道尤里每天打电话的目的,为了避免被纠缠,格奥尔基在几次经验中总结出了方法,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尤里先问出口,这样至少不会一开始就被怀疑是个恶劣的玩笑。

“我这边有个……你叫什么名字?”见鬼,这个人看上去老老实实地回答了问题,可实际上自己连他名字都不知道!那本笔记本里随手翻过的几页也只有不知道是名字还是姓氏的季。

显然季光虹再次成功忽悠尤里什么都没问出来就打电话过来了,格奥尔基对于他作乐的方式不想发表任何意见。

 

格奥尔基成功忽悠说服尤里,挂了电话,在被窝里翻个身,伸手把身旁的人往自己这边拢了拢。

“尤里来的电话?”米拉仍然闭着眼睛,不过一点都不含糊的声音昭示了她已经清醒了。

“嗯,什么特别的。”

真的吗?

才不是呢!

格奥尔基第一句话就暴露了,尤里还没说话,他就先报出了季光虹的姓氏。

另一边的两人还在僵持着,说实在的,虽然觉得格奥尔基是他们一群人中最不可能为了捉弄而撒谎的人,尤里却也不是笨蛋或是选择性耳聋。

季光虹悠闲地打了个哈欠,完全没当回事。

尤里皱眉看着手中的手机,就在他想对季光虹的反应说些什么的时候,房门方向传来了拍门声,是的,不是敲门,是轻得几乎听不出的拍门声。

“哦呀,糟糕了。”季光虹用他那只自由的左手食指挠了挠脸,“我说,我们的事情可以先推后吗?就算你还有疑惑,至少已经可以确认我不是入侵者吧?托涅奇卡已经起床了。”

两人重新站起身之后,季光虹一边活动着右手的手腕,一边向门口走去。

季光虹打开门的时候,门外还穿着小睡裙的金发小萝莉正揉着头发打哈欠,让原本就因为刚睡醒而有些不整齐的头发显得更加凌乱。

“早安,爸爸。”打过哈欠之后,小安娜一边迷迷糊糊地打招呼,一边抬起手去揉眼睛。

“早安。”季光虹蹲下身来,伸手轻柔地将她揉眼睛的手拉开,凑近看了看有些泛红的眼角以及不知道是因为打哈欠还是揉眼睛残留的泪水,“不可以这样做哦,托涅奇卡,对眼睛不好哦。”

“对不起。”季光虹感觉在自己双手的小手握着自己的手指紧了紧。

“托涅奇卡的话,不需要和我道歉的。”

“对不起。”安娜看上去反而更加小心翼翼了,湛蓝的眸子眨巴眨巴看着他。

“……”季光虹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走吧,刷牙洗脸换衣服,昨天不是说今天还想要和米拉家的小姐姐一起玩吗?”季光虹无比庆幸,他们这是在圣彼得堡,安娜有娜塔莉亚这么个玩伴。

 

尤里看着季光虹很是熟练地把安娜抱上她专用的踩脚凳,往小牙刷上挤好牙膏和试过水温的水杯一起递到她手里。

“有烟吗?”他觉得烦躁得有些头皮发痒,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你的电子烟不是就在床头柜上吗?”

“太甜了。”他啧了一声,那种甜腻的烟味恐怕只会让他觉得更烦躁。

季光虹应了一声,似乎通过这简单得好像搭不上的对话他也懂了尤里的意思,他抚了抚对着镜子认真刷牙的安娜的后背:“刷完牙记得把杯子放回原处。”

后者因为满嘴泡沫无法开口回答,便就用力点了点头。

尤里接过季光虹递过来的烟盒和打火机,顺从他所说的“要抽烟的话,到阳台外面去。”,拿着他一起递过来的披肩,打开了客厅阳台处的落地窗。

夜色正浓,距离黎明还远得很,月明星稀,因为是冬初没有虫鸣,也没有风,安静得只有赶早班的汽车偶尔从稍远处的街道边驶过。

从口中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液化成白色的气体,和刚刚点燃的烟一同缭绕。

尤里又拿出了那个手机,他试过了,自己两只手的大拇指指纹都能打开手机锁屏,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注意到这不是自己的手机,就打电话给格奥尔基了。

翻出设置中的密码目录,尤里微微睁大了眼睛,里面只录入了两枚指纹,也就是说就算是手机的主人季光虹用这个手机也是要输密码的。

其实安娜和他的互动就足够证明了,安娜是他的养女,而他不怎么会带孩子。要是身边没有那么一个人照顾了安娜的话,说不定自己会磕磕绊绊地学会,父女两个人在生活中慢慢磨合,显然如今他脑中没有一点相关的知识。

最后深深吸了一口,尤里熄灭了烟,没有再点一根,而是又站了一会儿,让身上的烟味散去一些,才转身回了客厅。

关落地窗的时候发出了些声响,在客厅的两人转过头看了过去。

季光虹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手抓着安娜的头发,另一只手往头发上绕着皮筋,抿着嘴唇叼着一把梳子,安娜则站在他身前。

两个人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表情看上去像极了,明明发色眸色完全不同,长相上也没有相似的,尤里却觉得他俩就是一家的,就是真父女。


————————

安娜,昵称托尼亚,爱称托涅奇卡和托夏。

安娜对尤里的称呼应该用啥_(:зゝ∠)_老爹是不是太男孩子气了_(:зゝ∠)_

问了群里,说要一男一女俩孩子,男孩子这篇结尾会出现的=v=

评论(8)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