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尤季】你是谁? 01

#OOC

#圈地自萌,不撕勿扰。

#尤季,失忆梗,顺行性遗忘症。

#治愈虐,阅读前请默念,这是平行时空。

#姊妹篇 初恋百次 01


设定:尤里记得所有的一切,除了季光虹。每当一天过去,从睡梦中清醒,他的记忆就会再次清空。


春之篇

01

“尤里,早上好。”少年侧身站在窗边,带着温和干净的笑容,阳光打在他靠窗的侧脸上,在另一侧投下浅浅的阴影。但是——

“你……是谁?”

这个人是谁?

“尤里最好快点起床哦,费尔茨曼教练快要气炸了。”他笑容不变,甚至声音也是温温和和的,就好像尤里刚刚说出口的是“早上好”而不是别的什么。

尚未清醒的迷茫持续了很久,直到尤里叼着牙刷站在镜子前的时候,才有些反应过来费尔茨曼是雅科夫的姓氏。

是新来的吗?可是也没见雅科夫之前有带过青年组的选手,就着刚刚所见的身高、容貌,尤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吧目标放在了青年组,毕竟自己升组以后就不怎么关注这一组别的比赛了,或许是有什么盲区吧。

 

02

“所以,他是来编舞的?”

尤里会奇怪也无可厚非,雅科夫带的选手多,出了名的业界劳模。虽然维克托后期开始自己编舞了,雅科夫也就最后把把关,注意细节部分,看看成果还不错就放手让他去浪了。这么做的结果,大家都知道,维克托最后浪得撂挑子跑去给胜生勇利当教练去了。简直发际线生命不可承受之痛。

就是因为雅科夫自己学生就有那么多,他很少接编舞的工作,更不用说给一些名不见经传的选手编舞,怎么看这都是在浪费他的时间,顺便折磨他的发际线。

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对他的编排难度、地狱训练和碎碎念适应良好的。

“有人找雅科夫编舞不是很正常嘛,他去年编排的冰舞节目不就拿到银牌了。”米拉一脸理所当然,“而且小季已经在这一段时间了,只不过之前你冰上训练的时间正好和他错开了。”

尤里顺着米拉的视线看过去,雅科夫和季光虹站在一起,前者拿着接续步编排的稿纸,手指在上面指指点点讲解,后者帮忙拿着稿纸的另一端,时不时地点头表示理解。

总之,气氛良好,尤里觉得就算是格奥尔基都没那么配合过。

似乎是觉察到了他们的视线,季光虹从稿纸上抬起视线,看到他们之后,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尤里并没有回应,毕竟刚刚认识,不,也算不上认识。

米拉倒是很开心地举起了手,朝着那边挥了挥,然后他们收获了雅科夫的一个瞪视。

米拉有些讪讪地放下了手:“这么说起来,他不是暂住在雅科夫那边吗?你们没有一起吃饭?”

“雅科夫那边也就只有早餐而已,而且他的做出来的东西完全就只是比鲱鱼罐头好上那么一点点的黑暗料理啊。”尤里一脸“你饶了我吧”的生无可恋的表情。

“诶,真的是这样吗?难怪老婆跑掉了呢。”米拉·圣彼得堡出身·雅科夫弟子中唯一没寄住过他家·芭比切娃完全不受方才那个瞪眼的影响,“一会儿我去问问戈加和小季。”

 

03

几乎音乐响起的同时,尤里就反应过来,选曲是莫扎特的《安魂曲》,经典中的经典之作,同时也是从未有人滑过的作品。

爱情和死亡是艺术作品中永恒的主题,具有非凡的魅力和感染力。

然而死亡却不是那么容易演绎的,尤其是《安魂曲》这样带有宗教意味的曲子。

表现不够,差一分火候,自然僵硬勉强,味同嚼蜡,可要是演绎太过,则矫揉造作,浮夸虚假的表演自然打动不了观众,更不用说裁判了。

雅科夫并非冒进之人,可有自信且有实力选择这一曲目的人,自己怎么会从未听闻?

怎么可能?

 

04

管风琴的声音沉重得让人感觉呼吸困难。

季光虹神色虔诚宛如祈祷,死亡自他脚下的冰刀弥漫。

莫扎特的音乐中往往有着灵性,低沉厚重的乐声中,仿佛可以看到天国的光辉,这光辉将死亡笼罩,有天使指引灵魂自人间去往天国。纵是如此,悲伤依旧是悲伤,是活着的人无法挽回无法改变的痛苦。

“简直不敢相信他不信天启宗教。”米拉托着腮,看着冰场中合着音乐滑行的身影。

生命的消逝迸发出强大的力量,仿佛交响乐一般的磅礴恢弘,而非一味的哀伤叹惋。

没有剧情没有歌词的古典乐是公认最难滑的曲目类型,而往往就是这样的曲子越是容易突显选手与众不同的气质。

尤里的节目都带有他强烈的个人印记,应该说,每个选手给予的艺术表现的感觉都不同,像是克里斯的色气。因为每个人的生长环境和性格不同,表演方式和艺术感染力也有所差别,即使是同一首曲子,由不同人展现,风格也会完全不同。

应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尤里相到的第一个词汇是干净,是的,仿佛隐去了自己的存在,单纯地展现节目本身。这个节目中,尤里看不到季光虹的影子。

倒不是说,这样不好,恰恰相反,节目的完成度非常高。

虽然,尤里并没有从米拉口中得知他练习这一曲目的具体时长,但距离世锦赛落幕连一个月都不到。仅仅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真的可以到达这种程度吗?

 

05

“你以为练习多种四周跳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提高节目的基础分。就你现在这体力,就算你能把勾手四周编排近节目里又怎么样,还不是只能跳两个四周,明天开始给我增加体能训练。还有啊,最后一个跳跃是怎么回事?明明练习中勾手四周跳都已经稳定了,怎么外点跳还给我出问题?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过周会导致落冰不稳,不要以为你现在跳得挺好的,比赛的时候摔了怎么办?都说了不要跳得那么用力,延迟转体我也说了吧?怎么临到头又忘记了?”

面对雅科夫的训话,季光虹不仅没有插话,还默默地点头,等他喘过气来以后还时不时地应是,避免雅科夫说得太过孤单。

“又开始了,雅科夫的碎碎念。”米拉默默捂脸。

“这已经超过编舞的范围了吧?”尤里指着那边,询问米拉。

“没什么不好的吧?多一个人分担一下雅科夫的精力,集中在我们身上的火力就小了。”

“可是,我觉得雅科夫对我们的不满程度又要上升了。”尤里不满地啧了一声。

 

06

完成训练,简单地冲洗之后,尤里没有仔细擦干头发,带着一头水汽往外走去。

季光虹等在门口,他倚靠着墙壁,微侧头看着太阳落山的方向,脸上没有今天一整天都挂着的笑容,像是在沉思着什么,这使得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稍显年轻的面庞有了几分和年纪相符的成熟感。

此时已经看不到太阳了,东方的天空呈现墨色的深蓝,只有太阳落山的那一端,尚残留着些许浅浅的橙红。

他似有所觉,转过头来,在看到他的时候,脸上又带上了一贯的笑意:“一起回去吗?”

“不想笑的话,就不要笑。”尤里看到他的笑容反而皱了皱眉,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出门去,“走吧。”

季光虹只是略抬了抬头,也没收敛笑容,推着自行车跟上。

因为无故地笑很愚蠢,包括礼貌性的,好吧,或许在俄罗斯人看来莫名其妙的微笑。

“你倒是恢复的很快。”虽然雅科夫说是明天开始体能训练,实际上下午的时候季光虹的训练强度明显过头了,尤里结束训练的时候,他已经累趴下了。

像是刚从水中拎上来的死狗一样。

“也只是恢复地快而已。”

就是所谓年轻的本钱吧,短节目结束以后还能活蹦乱跳去参加自由滑。

就那么走了一阵,尤里突然回头:“去哪里吃饭?我知道几家现在还在营业的餐馆。”

“回去吃,今天费尔茨曼教练晚上有约会。”季光虹向上拉了拉围巾,“你想吃什么?”

“炸猪排饭。”又走了几步路,尤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你会做吗?”

“有菜谱的话,可以试一试啊。”

会啊,胜生前辈发过来的菜谱早就倒背如流了。

 

07

“尤里有什么忌口吗?炸鸡块怎么样?还可以当夜宵。”

虽说只点了猪排饭,进了食品超市以后,季光虹还是按部就班地光顾了零食和酱料区以外的所有区域。

“不要太甜就是了。”

不过例行一问罢了,季光虹甚至对他所说的甜的程度都清楚得很。

“尤里,给。”

收银台前,在尤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被塞了三盒牛奶在手中,为了避免东西掉下来,他换了一个姿势。

眼前的人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些讨好的意味,双手合十:“因为每人限购三盒,这些就拜托了。”

果然,谚语也都是正确的,笑的人都是傻瓜,是的,狡诈的傻瓜。

从超市出来以后,两人路过花店时又带上了一束花,好在不少花店是24小时全天营业的,想买束花并不难。

那是尤里这一天里,除了简单问候以外,第一次听到季光虹说俄语,有些磕磕绊绊,有些口音,意外的是圣彼得堡地区的口音。

他没有笑,像是当地人那样,虽然因为羞怯或是其他什么原因,脸红得厉害,看上去也算不上严肃。

 

08

季光虹推着型号有些老旧的自行车,车把手的两端挂着购物袋,尤里则帮忙拿着那束雏菊。

“怎么想起来要买花了?”而且还是这种随处可见的野花。

那束雏菊不像市面上出售的栽培,有着漂亮的重瓣花型和颜色,单瓣的白色小花,只有几朵有些几乎看不出的浅粉色,或许是淡紫色的。

“你的房间里不是有只花瓶吗?一直空着也不好。”

花瓶?尤里略一思考,却根本想不起自己房间里是否有只花瓶,更何况花瓶的来历了。

“谁会买这种花啊。”他用俄语轻声嘟囔了一句,有些像是抱怨的话。

“我小时候看过一个故事,大概是雏菊崇拜百灵鸟,对自己不是很自信,百灵鸟却唱歌赞美了雏菊有金子的心和银制的衣裳。”

“然后呢?”虽然很少听童话故事,下意识地,尤里觉得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局。

“忘记了。”

“哈?”尤里转过头来,一脸“你在逗我呢”的表情,“真扫兴。”

季光虹轻笑着看向桥的外侧,河水中倒映着桥上的灯光,不是暖色的橙黄,有些惨白的颜色。

因为啊,这并非一个传统美好的童话故事,故事的最后,百灵鸟和那朵小野花都死了啊。


——————————

关于随意笑很傻这个是我一个俄罗斯的同学跟我说的,他说他从小就被家长教导无缘无故笑是很傻逼的事情。我:……【在美国呆着辛苦了,毛毛同学_(:зゝ∠)_】

童话故事是真童年,我当初看过好几遍的安徒生童话。

我只想说我再也不用手机码字了,连接icloud丢了三次没能找回来,最坑的一次丢了6000+。最近忙得每天只能几百几百地写,每周还写一篇英文读书笔记_(:зゝ∠)_。算是勉强把春季部分码出来了,算是给自己的生贺吧,03部分丢了一大段已经想不起之前究竟写了啥。感觉反复码了几次以后越来越不刀了_(:зゝ∠)_

分春夏秋冬四季,其实中间隔了好几年,大概会越来越刀吧,刀柄的糖就算了吧,直接握着刀刃捅_(:зゝ∠)_我才不说是被反复找不到的存稿虐的结果。

除夕还要去别人家烧饭,看看这周末能不能更一下初恋百次治愈一下你们吧_(:зゝ∠)_

提前祝各位新春快乐。


评论(18)
热度(3)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