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格米】白夜——《莎乐美》番外

#OOC

#格奥尔基x米拉

@沙漏 你要的bg狗粮(⊙ω⊙)


这个时候,应该所有人都回去了吧。

格奥尔基自然而然地留下来加练,随着夏季的到来,天光渐长,虽然已经很晚了,天空依旧泛着浅浅的蓝。

天才的盛名之下,除了闪闪发亮的本人,同时也会投下大片阴影。

在克里斯这个万年老二赶上来之前,格奥尔基无疑是最好的例子。哦不,即使是克里斯这倒霉孩子至少在瑞士国内的比赛中能站在最高领奖台上,而格奥尔基就只能想想B级赛了,或许分站赛可以祈祷一下没和维克托排在一起。

“戈加。”

在场边上蹦蹦跳跳的小姑娘,挥舞着右手中的汽水瓶,像是前不久在全国大赛少年组中拔得头筹之时,兴奋地在等分席挥舞手中的花束那样,那头漂亮的红发因为她的动作在空中飞舞着。

如果人有季节之分的话,米拉一定是夏天吧。这是格奥尔基自初见以来对她的印象,无论是那样明媚的相貌还是性格上来说。

碳酸饮料其实已经被雅科夫划到尽量少饮用的一类。

但是偶尔一次没有关系的是吧,毕竟不是禁止饮用。稍一犹豫,格奥尔基接过了米拉左手递过来的她抱在怀中的另一瓶饮料。

略微刺激性的口感,带着很明显不属于夏季的清凉。

“你还没回家?”格奥尔基看向米拉,后者正和她手中的饮料瓶较劲,大约是刚刚摇得太过过分了,导致溶解的二氧化碳分离过量。

“不是的,我出来散步消食,想着戈加可能还没回去就过来了。”在尝试了用牙齿咬瓶盖无果之后,米拉盯着手中的汽水瓶,然后伸手撩起了自己的衣服。

“喂,戈加,帮我开一下瓶盖。”显然衣服也没有起到多少作用,米拉抬头看向格奥尔基,后者把头扭向了了另一个方向,面向米拉那一侧的耳朵泛着浅浅的红色。

格奥尔基听到米拉的话回过头来,万万没想到后者的衣服还盖在汽水瓶上,从他的方向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肚脐周围的一小片:“记得把衣服拉好。”

“这有什么,我过来的时候看到柳巴她们穿着比基尼躺在草坪上晒太阳。”虽然这么说,米拉把汽水瓶递过去的时候,还是在格奥尔基的目光下,把衣服好好整理整齐。

瓶子硬得不像话,盖子上留下了几道米拉的牙印:“米拉要记得不能穿成这样出门。”

“诶?”

“你也不想因为腰上患病导致做不出贝尔曼吧,就算是夏天也要注意,气温不是特别高的。”

“是是是,戈加妈妈。”米拉原本以为格奥尔基会说出类似于“不像个好女孩的着装”的话,俄罗斯横跨欧亚大陆,文化上也是东西相互渗透掺杂。她也曾经遇到过追求女孩子特别浪漫主动的男生,却有着保守的东方式的家庭观念。

格奥尔基拧开瓶盖的瞬间,伴随着“呲”的一声,气泡一拥而上。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把盖子重新合上,而是迅速把手从冰场内越过了挡板——要是被雅科夫知道有饮料溅在冰场内就完蛋了。

之后再去拧紧瓶盖自然是来不及了,泡沫并汽水从盖子和瓶口的缝隙中蜂拥而出,顺着瓶身,爬过格奥尔基的左手,滴滴答答地落在场地外的地面上。

“噗——”这副有些狼狈的样子反倒引得米拉莫名想笑,她自然不会亏待自己,毫不犹豫地笑出了声。

格奥尔基很好脾气地等她从笑意中解脱出来,后者看着他依旧笑意盈盈:“我去拿纸巾。”

“我带了手帕,麻烦你帮忙拿一下。”

“好的。”米拉从格奥尔基的外套里找到了那方手帕,递了过去,“赶紧收拾完回去吧,戈加再练下去就要天黑了。”

 

“在想什么呢?”

米拉看着场内双人滑的表演,接过了格奥尔基递过来的水。盖子很容易拧开,因为被打开过,然后在重新合上。米拉已经习惯了这一状况,尽管她早就不会有打不开水瓶这样的可能了。

“在想初夏。雅科夫说,那种阳光下的透明感很棒。”

她这个赛季的短节目选曲是柴科夫斯基的钢琴组曲《四季》中的选段,代表五月的《白夜》。


评论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