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季尤】初恋百次 01

#OOC

#圈地自萌,不撕勿扰。

#季尤,失忆梗,顺行性遗忘症。


尤里记得所有的一切,除了季光虹。

每当一天过去,从睡梦中清醒,他的记忆就会再次清空。


冬天总是赖床的好时机,尤其是在日出时间变得极晚的俄罗斯。

季光虹其实已经从梦中清醒很久了,不过他还窝在温暖的被窝里,抱着身边那只还在沉睡中的猫科动物,享受着清晨的宁静时光,直到最后一刻。

按照一句已经用烂了的话来说,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而那些被用烂的话,往往是正确的。

先是一个肘击,然后一脚把自己床上的陌生人踢了下去,刚刚醒过来的尤里,迷迷糊糊中意识到床上有另一个人的存在,猛然清醒的同时,身体下意识地完成了攻击动作,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特别顺手。

季光虹早就习惯了每天早上都来那么一场,即使突然被踹下床,也熟练地保护好自己,不至于受到二次伤害。顺手给比较低的床,厚厚的地毯,以及这么设计卧室的自己点个赞。

有点冷。虽然开了暖气,到底和被窝里不能相比,右手被扭到背后,受制于人,季光虹还能有那么一点时间发散一下自己的思维。

实际上,尤里虽然能打,到底不过是野路子,季光虹倒不是反击不过,就是太麻烦了。

有过那么一次,因为不想每天早上都趴在地毯上的时候,都有个人坐在自己的腰上。于是,季光虹就反手把尤里制住了,后者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让季光虹好好见识了一下野路子的杀伤力。一个头槌就趁着季光虹一阵头晕眼花的时候,挣脱了出来。

接下来自然是越闹越大,不仅整个卧室需要重新整理维修,还惊动邻居报了警,两人一起被请去喝茶了。当然,仅仅只是喝茶就罢了,最关键是尤里被清空的记忆中,完全没有季光虹的存在,而房子自然在尤里名下。

完全百口莫辩。

可怜季光虹一直以来循规蹈矩,唯一出格的事情大概就是和尤里同居,差点因为私闯民宅和故意伤人的罪名蹲了局子。好在当时两人在圣彼得堡而不是莫斯科,格奥尔基和米拉夫妇收到季光虹来自警察局的求救电话,带上律师和尤里的病历,花了大半天时间才让警察们相信,受害人只是记忆上出现了问题,并不存在私闯民宅这种重罪。

当然,由于工作效率低下,光是手续处理的时间,就够尤季两人被警察们好好地教育几番了。尤里因为这段记忆和季光虹相关,十几个小时后就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了。至于季光虹,看他乖乖地不反抗地被尤里压制,就知道那段经历有多糟心了。

“尤拉奇卡……”接下来就是谈判。

“你叫谁呢?我们之间有那么熟吗?”就算不回头,季光虹也能知道身上那熊孩子现在肯定一脸戾气,“不对,差点被你给带跑题了,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

这语气真像领地内出现同类时的猫科动物,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早上,对此简直就和花滑、俄语一样熟练。即使感觉到右手上的握力和按压的力道加大,季光虹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习惯性发散。

“床头柜上有本笔记本,你保持这个姿势也够得到,里面有你想知道的一切。”熟练到摔下床的位置都掌控得正好,一边回答,季光虹还能一边开着小差。

如同季光虹所说的那样,尤里抬头看到笔记本就在伸手就能拿到的位置。这个人很奇怪,会有人在被控制住的情况下那么冷静吗?而且哪个入室罪犯会那么弱啊?明明知道自己弱,连武器都不带一把。

单手翻开笔记本,第一页的内容就有足够的冲击力——

首先,你失忆了。

其次,你身边的那个陌生的男人,对,就是现在在你下面的那个,他是你的男朋友。

不过你可以放心,除了这一点以外,你的记忆没有任何缺失。

尤里不至于连自己的笔迹都认不出来,可是他的记忆中却没有任何自己写下过这段话的片段,连这本笔记本的存在也没有。

模仿笔迹听起来有点玄乎,可保不齐有这种可能。

他翻了翻后面的内容,都是日记的形式。

“只是这个的话,我还不能信你。”

虽然说着不信任,好歹力道上有所放松,至少右手没有那种即将要折断的感觉了。

“你可以打电话给米拉他们,手机也在床头柜上。”

尤里下意识地往窗外看了一眼,确认此刻的天色,确定今天是1月4日,而不是4月1日,确认他的无良队友们不会约了个自己不认识的人,故意整蛊自己。


评论(16)
热度(3)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