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尤季尤】我们的光阴02-fall in love

#OOC

#画家季


季光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爱上”的英文会是fall in love,直到他遇到了尤里。

“还没好吗?”尤里托腮坐在椅子上看着季光虹的侧脸,因为画板能把季光虹整个人掩藏起来,使得尤里只能看到他头顶棕色的头发,经过抗议以后就改成了现在这样。虽然季光虹并没有限制他固定一个动作,坐得久了难免有些无趣。

“就这样吧。”拿着画笔斟酌了很久,季光虹最终轻叹了口气。

尤里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两三步走到了季光虹的面前:“怎么就想到要给我画画了?”认识三年多,尤里无数次看他画画,给自己画像确是第一次。

季光虹采用了暗色的背景,仿佛所有的光源都笼罩在尤里的身上,浅金色的发像是发着光一般。

他很少用这种技法,通常他固执地使用那些柔和的色彩,用颜色对比去突出强调什么的画作基本没有。有时候气得老师直跳脚,这种事情非常少见,季光虹是他最偏爱的弟子。少见到老师感叹他简直不像自己这一派的学生的时候,一众师兄弟同季光虹一起围观直乐。

“我一直调不出自己想要颜色,在几个小时前,我以为我能画出来了。”

这幅画中最漂亮的就是眼睛,尤里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可以那么好看。

画中的自己看着坐在画板前的季光虹,眼中盛满爱意,仿佛这种情绪是液体一般可以满溢出来。

“那就调一辈子。”

尤里的眼睛像极了幼年时期看到的海,不知道是不是某种情结作祟,为了学画离开故土以后看到的那些海面湖面都及不上记忆中的那种美丽。

“恩,画一辈子。”

仿佛拥有魔力,当这双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便就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坠入这一片青蓝之中,沉溺,不断下落。

“还不快去洗澡,脏死了。”尤里一把夺过季光虹还握在手中的画笔,往洗笔筒里面一掷,推着比自己还矮一个头的青年,往画室外走。

“我还没整理。”顺着尤里的力气往外走,季光虹一边征询想要回头整理画具。

“等洗完再整理。”尤里看了一眼还带着犹豫神色的季光虹,“你还有什么事吗?”

“尤里你手脏了。”季光虹指了指尤里因为夺笔留下蓝色颜料的左手。

“那就一起洗!”


————————————

关于fall in love的脑洞源于写化猫时候对尤拉眼睛的描述,坠入“爱海”,不知道有没有和我一样脑子被灌入海水的人_(:зゝ∠)_

因为感觉还不够,就安排了画家这个对颜色敏感的职业给小季_(:зゝ∠)_

现在小季正在我脑内亲尤里的眼角_(:зゝ∠)_

我暂时好像不能忘记跳跳虎&小熊维尼,让我思考一下能不能写出来_(:зゝ∠)_


评论(2)
热度(1)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