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短打】叶二

#OOC

#非cp向【即杂食向

#短打和两篇小剧场均为鬼笛叶二的延伸脑洞


弥生三月,枝头樱初绽。

晴明府上的大门一如既往敞开着。

院中植被并无人修剪,枯黄的杂草被冬日里的雪压得低伏,其间已有新芽破土,并藤蔓上垂缀着的暗红色的野实,倒有几分野趣。

自晴明恢复记忆以来,这府上又热闹了几分。

源博雅随着蝴蝶精一路往宅邸移步。

河童从新掘的池塘中探出头来,顶着他那片从不离身的荷叶。岸边的童男童女抱着一根黄瓜,大约是从厨房偷偷运出来的,也不知三人正说着什么。

跳跳妹妹在院中追逐着小白,想来又是想要享受一下那毛绒绒的手感。跳跳哥哥这个妹控自然是帮着自家妹妹围追堵截,如此倒显得一旁的弟弟更加沉稳一些。

狐妖同萤草坐于院中,狐狸在沟通方面一贯无师自通,博雅第一次看到一直以来有些害羞怯懦的萤草笑得那么开怀。

晴明一袭狩衣,坐于檐廊之下,斜斜倚着柱子,右手端着酒盏,身侧放着几碟点心,颇为闲散慵懒地看着院中那株樱树的方向。三尾狐坐得近些,正拿着酒壶倒酒。座敷童子、八百比丘尼同神乐坐一起,享用着点心。

空着的位置摆有酒盏点心,见博雅走近,晴明抬起头来,浅笑着点了点头,像是早就知道他要来访一般。

主人家这般招呼略显无礼,却又理所当然得很,好在就算是博雅也渐渐习惯了这种作风,只点头致意,又和其他人打了招呼。

酒过三巡,博雅吹奏着新得的笛子,不是什么京中流行的曲子,不过想着一院樱色,随性而奏。晴明略坐正,手中扇子略开了一折,和着清雅的笛声,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手心。

童男童女丢了手中的黄瓜,舒展翅膀,低低略过小径,在走廊边坐了下来。河童从池中一跃而起,带着蹼的双手接住了黄瓜又落入水中,只留一池子的涟漪。

小白同跳跳一家也围了过来,不再吵闹。

狐妖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樱花织就的浅粉色天穹,又看向了身旁听入迷的萤草。

啊,真美呢,这番景色。


——————————

关于鬼笛叶二的两则无责任小剧场


晴明:这笛声略有不同,你新得的笛子?

博雅:昨夜在朱雀门,酒吞童子送的笛子,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叫做叶二。

晴明:!?

众式神内心:都独一无二的笛子了,这真的不是定情信物吗?

神乐:?


晴明新得了一支笛子,邀博雅来奏,一曲罢。

博雅:清远悠扬,晴明从何处得的笛子。

晴明:红叶昨天来做客的见礼,你若喜欢便拿去。

博雅:……

求酒吞得知叶二在博雅手中之后,千里追杀的可能性。

标签: 阴阳师
评论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