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谷雨

#OOC短打

#佐切cb

#佐久间已婚有娃设定


天色有些昏暗,能见度较之午后更加低了,战场上尚弥漫着硝烟的气息,混合着血腥味以及梅雨季特有的潮湿的味道。

天气糟糕得连哨兵都有些困倦,仿佛陷入了泥沼的战争,就和这连绵的雨季一般,日复一日地消磨着士兵的斗志。这群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聊天抽烟的男人们,除了他们身上的军装,懒散得完全看不出有士兵的样子。

不像样子!完全有辱天皇的军队的名声!

若是陆军那些长官看到他们这副样子,恐怕早就大发雷霆,将他们赶去列队训话,再狠狠操练一番。要是时间再早些,一准将这群人全部丢回去好好反思,顺便回炉重造。之所以不是丢到前线去磨砺,因为这里已经是前线了。

“我听说了哦,阿良。”

“啊?”

“下个月,你就要回国结婚了吧。”

“是啊,不好意思。”青年还年轻得甚至不懂得伪装,有些赧然地抬手挠了挠他因为长年行军有些长长的寸头。

“这世道那么乱,你小子居然要结婚了。”和他同班的几位同僚纷纷笑着,稍年长些的一位开口调侃了一句。

“舞子等了那么久,总不能让她一直等下去吧。”虽然光照不是特别明朗,名为良的青年眼中却熠熠闪着光,笑得有些羞怯,却说得认真。

“真让人羡慕。”

“幸运的混蛋。”

“佐久间少佐!飞崎大尉!”方才三三两两围坐的众人纷纷起身,想要列队。虽然不知道最近空降调过来的佐久间少佐脾性如何,但是飞崎大尉在这支军队中一贯以严苛为名。

“我和飞崎出来走走,不必在意我们。”佐久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重新坐下来,只不过又加了一句,“不要太过放松了,注意周围的情况。”

“是!”虽说几个人犹豫着没有列队,却也没坐下去,立正站好行了军礼。

“少佐结婚了没?”说话的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十七岁,还是一团孩子气。这话一出,其他士兵的脸色都是一僵,如果不是佐久间还在,恐怕早围上去了。

“你才多大,就想着结婚的事了?”佐久间笑了,并不像他们所想的生气,甚至没在意他忘记了的“报告”。

为了避免那小子再没大没小地接口,站在他旁边的士兵又行了个军礼,报告道:“报告长官,松山一等兵下个月调任回国,就要结婚了。”

“恭喜。”佐久间微微点了点头,意识到他们的拘谨,本也不准备多待,“你们继续吧。”

“刚刚那是佐久间少佐,是吧?”

“清平你小子,吓得我都要跳起来了!”

直到佐久间和飞崎走出一段路程,背后才传出三两句议论来。

“你倒是一点长官的样子都没有,和当初完全不像。”飞崎弘行,曾经和佐久间相处的一年多的日子里,他可是看到过不少佐久间因为他的军人作风而被嘲讽的场景。

“我可是听说队里的传闻了,你可是比我像军人多了,不,比当初的我更加刻板。”佐久间从军装口袋里拿出烟盒,拜三年前那长达一年多的经历所赐,他将烟抖出来的动作和摆弄枪械一样熟练。

“要不是这样,我可活不了三年那么长。”飞崎嗤笑,话语中满满的嘲讽意味,这是那群士兵从来未见过的一面,也不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嘲笑那些陆军高层。

白磷摩擦出火焰,发出“嗤”的声音,烟草被点燃,烟雾缭绕中带着两人熟悉的味道。

佐久间也笑,因为回忆,他看着营地里炊烟的目光变得悠远:“当初你可没那么多话。”

“现在也没有。”虽说以严苛为名,飞崎和其他军官不同,他并不喜训话,犯在他手上的全是被罚去狠狠操练而已。

“也是。”佐久间停顿了不久,又问了一句,“这也是伪装?”

飞崎掏出烟盒摇了摇,显然已经空了,他耸了耸肩,看向佐久间:“谁知道呢?”和其他人不同,他的真实性格只在千鹤姐面前展露过,也只有她是他可以毫无保留地对待的人。十岁至今,这伪装也成真的了吧。更何况,飞崎抬头看着铅灰色的天空,乌云低压,虽说自认为不合格退出了D机关,那些已经刻在骨子里成为习惯的训练恐怕会跟随着他一辈子,直到他的死亡,腐烂在棺柩里。飞崎想到这里又不由自嘲,能不能有副棺材葬身还不知呢。

佐久间在飞崎面前倒了倒他的烟盒,示意他也同样没有另一支烟了,等他把烟盒重新塞回上衣口袋里,佐久间神使鬼差地将指间的那支递了过去。

“所以,你已经结婚了?”飞崎自然而然地接过烟,深吸了一口,“孩子也有了吧。”

“是啊,深一已经两岁多了。”佐久间很快意识到这是飞崎通过他刚刚对那群小子的对话中得出的结论。

“你倒是动作快。”飞崎的接话不带任何情绪,只是单纯地感叹一句。

“你呢?”

“还打着仗呢,没考虑过。”

“总有结束的时候,难不成你不准备成家了吗?”虽说两人都知道,甚至比陆军那群人更了解日本现在的困境,佐久间说的结束却也不是以日本战败为前提。

“我或许会收养个孩子吧,因为战争成为孤儿的孩子太多了。”

“男孩子?”

“女孩子吧。”

“名字呢?”这问题提得有些远,也是玩笑话,即便飞崎真的不成婚,等他收养孩子少说也要几年时间。

“千鹤?”要说女孩子的名字,飞崎下意识地说出了口。说出这个名字之后,他就断下了话头,又把烟递了回去。

“千羽鹤吗?寓意还真不错,我就没什么取名字的天赋了。”佐久间看了他一眼,不再就这个话题更多纠结,“今后就多多关照了,你的话,就算把我以前的那群副官十倍捆在一起都强吧。”

“我可是本来可是期待着升官的,结果就来了个空降长官。”因为他本人的履历,升迁的路艰难得至今只升了一级。

“我可是被降级反思了,要不是……也不可能那么快调过来。”甚至不需要思考,飞崎就知道他省略的部分,日本的现状确实不怎么乐观。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佐久间看着指间的烟,烟灰终于承受不了它自身的重量,坠落到湿润的土壤上。夜色渐渐侵袭,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提到的原因,佐久间总是止不住自己的思绪,伴随着着缥缈的烟雾,去往那故土。


——————————————

算是佐久间bg樱春的后续,没好意思标题直接框佐切_(:зゝ∠)_

我本来打算补全樱春的刀的,但是发现小田切串场之后就不怎么刀了←是另外一个片段的串场←导致了佐久间在结尾释怀了,干脆把码完的开头挪出来单独算作一篇。

结尾部分的串场就是多年之后,佐久间带着儿子和妹妹赏樱的时候再次遇见了小田切,小田切收养了松山良的女儿,提及了松山(死在战争结束前,舞子自杀or难产死了)以及甘利的结局←甘利是另外七人中小田切最有可能得知去向的←嗯,佐熊到死都不会知道德国车祸的事情。佐久间看着俩小,在渡过了最灰暗的时期之后,事情似乎在渐渐转好,想来会变得更好。以“呐,千纱,你在那边还好吗?原谅我再迟些再来见你吧。”收尾,没有最初脑内虐到我的感觉,所以还是不要串场了_(:зゝ∠)_

另外一个原因是加入小田切以后,我发现全篇出现的几个妹子全部是以千x的名字出现_(:зゝ∠)_大概樱春完整篇会改cp名字←如果小田切还来的话_(:зゝ∠)_

@许伯恩 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一直拖到现在orz

评论(2)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