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大概短打

#OOC
#尤里发育关
#如果维克托跟着尤里回了俄罗斯

#相关短打——尤里发育关【如果维克托作为勇利的教练的话】

俄罗斯,圣彼得堡。
“怎么了,小尤里奥?可别像有人在后面踹你一样啊。”维克托靠在溜冰场边沿的广告牌上,脸上带着爽朗足以吸引任何一名女性的迷人笑容,口中的话语却也足以让人升起想要从后面踹他一脚的冲动,如果承受得起踹他之后的报复的话。
维克托回到这里之后并没有决定参加这一赛季的比赛,而是和雅科夫商量后接手了尤里的编舞工作。
“我知道了啦!”扶着冰面站了起来,口气中满是烦躁,尤里皱紧了眉头,神色有些阴郁,也不知道是因为维克托的调侃还是对自己方才表现的不满。虽然场外是个不良少年,但是面对花滑和维克托,尤里却能稍微收敛脾气,虽说只是稍微而已。
看着场内的尤里利落地开始滑行压步蓄力,然后转身面向跳跃的方向,起跳腾空,高度十分可观,使得阿克塞尔三周跳的动作也相对轻松。
“每次看尤里的跳跃,都是一种享受。”雅科夫站在冰场外面,维克托的右侧,俯下身来,手肘支持在广告牌上,“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维克托?”
“期待摔跤的享受?”维克托知道教练想要表达什么,看着冰场内落冰不稳,靠着扶冰才没摔倒的尤里,说着完全相反的话语。
尤里精于跳跃,或许对他来说这种力量带来的惊心动魄的一刻就是他所期盼的,或是腾空之时仿佛飞翔的错觉,相比跳跃他的步法要逊色不少,这才难办了呢。
“作为师兄和教练,你不去安慰安慰?”
“你觉得他需要吗?”虽然在不断摔倒,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中闪烁着自负和信念,从未有过一刻放弃的情绪,而是一步一步细微调整着动作。
“毕竟可是背负着你的盛名,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呢。”
维克托看着场内的少年,带着笑容没有说话。他一点也不担心尤里是否能在分站赛之前调整完状态,然后排演完三套动作。
“我啊,相信着yuri,相信着你可以拿到冠军。即使你不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我的能力啊。”如果面对胜生勇利的话,维克托倒是可能在赛前轻声安抚,调整他的心理状态。
至于尤里,他只要站在边上嘲笑他就足够了。
“小尤里奥,给你看个好东西。”结束了训练,维克托一拍尤里的后背,笑眯眯地滑入了冰场。
“嘶——”即使被拍到了淤青,尤里也没有叫出声来,或是提醒维克托轻点,这倒是和小时候一样倔。
尤里紧紧盯着滑入场地后就收敛了笑容的维克托,几乎屏住了呼吸。上个赛季的自由滑中,维克托展现的最高难度的单跳是勾手四周跳。因为整体采用了4个四周跳,连跳并没有使用他所能达到的最高难度。
这就意味着——
维克托开始绕着场地逡巡,冰面上布满了划痕,虽说没有配乐,尤里却仿佛能随着维克托双手动作的变换听到那大提琴和钢琴的和鸣。
仿佛挑战人类的极限,维克托跃入空中的高度令人惊叹。从他压步后的动作,尤里就知道这是唯一一个向前的跳跃动作,也是技术难度最高的那个。
紧绷旋转后舒展开来,动作流畅自如,优雅飘逸地稳稳落冰。
整整四周半!足周的4A!从未有人在比赛中完成的跳跃!
尤里的大脑完全停止了工作,他的目光下意识地随着维克托滑出的蜿蜒轨迹,追随着场中的身影,直到他再次完成一个飞利浦三周跳,才稍稍换过神来,长出了口气。
在这个跳跃落冰之后,维克托并没有马上起跳,而是停顿了一秒多时间,顺着惯性向后滑行着,仿佛有乐曲在他耳边演奏着,配合着节拍,再次起跳。
他并没有完成整套动作,只是三个跳跃的演示,便就滑到了尤里的面前不远处。
“维克托你居然加练不叫上我!”不是祝贺或是惊叹,尤里的话总是出乎意料,想想却又符合他的性格。
“我可是11岁的时候就能跳出三周了。”维克托一边笑着,一边意有所指,“可不像某人啊。”
“就一直保持到了现在?”尤里第一次没有使用吊杆跳出阿克塞尔三周是13岁。
“怎么可能,谁没个发育关拦着啊。”维克托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滑到了尤里身边,顺手拿走了他的水喝了一口,“我18岁那年长了16厘米,几乎一夜之间所有的跳跃都要重新开始练。”语调有些漫不经心,像是在讲故事一般,别人的故事,“雅科夫那个时候还只有我一个弟子,我和他两个人,花了一年多时间才又回到国际赛场上。”
之后的故事,尤里也知道的,重新参加赛事的维克托在两年内摘取了大奖赛的冠军,并包揽了同年的欧锦赛和世锦赛的冠军,开始了他的五连霸的路程。
“所以,可别让贾科梅蒂赢得太轻松啊,要是让他向我抱怨不甘心就不好了。”把水壶还给尤里,维克托一脸轻松地往骆驼身上又加了一捆稻草。
“那就加练叫上我啊,每次都能忘记约定的笨蛋是谁啊!”
“呐,小尤里奥。”
“什么?”
“如果你能在八月前将三套动作完成,达到我要求的标准的话,我给你编五套表演滑。”维克托在这里顿了顿,“每年五套,得到哪个名次就滑哪套。”
“真的?”
“骗你有猪排饭吃吗?”
“那就约定了哦!”
“嗯,约定了。”
所以,小尤里你还是太天真,同样的坑都能眼睛一眨不眨地跳下去。

————————
对勇利要减压+心理辅导,对尤里要施压+利诱,对现在的维克托只要微笑就好了——如果他不突发奇想、异想天开的话【雅科夫默默加上一句】。

“每次都能忘记约定的笨蛋是谁啊!”
“呐,小尤里奥。”

我发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个双关我给维克托满分23333333

————————
在终于连上wifi重新看了一二话之后,woc维克托你居然在自由滑用了4个四周跳,其中还一个4t-3t连跳,一个4lz,一个4f_(:зゝ∠)_
官方一点余地都不给咱留,维克托你要来练习个4a不?这样才符合年年surprise的设定啊。
以及勇利你居然把这一套全部滑下来了,其实技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硬啊_(:зゝ∠)_加上维克托的编舞以及心理调整过来的话,以及万年老二贾科梅蒂的惰怠,抱个奖回来完全没有问题啊_(:зゝ∠)_
虽然说是短打,不知不觉到了那么多orz以及手机的排版看着比电脑舒服qwq

标签: 冰上的尤里
评论(2)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