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文评】从长路到明天,会放晴吗?

初次文评,各种稚嫩见谅,期待影寻太太 @Moonlight 的新作。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墙外的原因,lof网页打开总是崩溃,手机排版也不是很讨人欢喜。当初因为贴吧完全没有粮跑来lof,最后反而又回到贴吧看文。

文风上非常细腻,冲突设计上来说非常精巧,刀子篇章阅读时候,仿佛一点一点地沉没于海洋,然后耗尽最后的氧气。

三篇个人篇中,个人更加偏好于雪割草。长路和雪割草是一起看完的,单纯看长路,而不结合其续篇救赎,51年的神永经历了时间的磋磨,褪去其本身性格上的孤高,回过头去审视剖析自己。心路历程描写得非常精彩,或许最初加入d机关的因素里有自负心这一条,但是这种像是游戏人生的自负无法永远支撑一个人,甚至成为负累。通篇描述中,三十多岁的神永形象的刻画非常细致而尖锐,这一篇所给我的冲击感来自于这个神永和存于我记忆中那个年轻的神永的对比。若能在篇幅的中加入一小部分刚刚加入d机关的意气风发的神永的描述,或许在冲突上会显得更加悲剧性一些。

雪割草的切入角度非常喜欢,非常眼前一亮的感觉,角色间的冲突以及三好的内心冲突描写得非常精彩。或许是个人对于刀会更为挑剔的原因吧,这一篇只想从头到尾夸一遍,然后再夸一遍。

儿女情长的冲突设计,不知道是不是和当时影寻太太的心境有关,与其他文相比稍显刻意。而在这种情节的冲突下,田崎作为父亲和作为间谍身份上的冲突或许可以更加强一些。以及大概是因为是个人篇的原因,受到叙述角度的限制,剧情上的悲剧和最终所能感受到的,就个人感官有一定的心理落差。这一篇心理描述上一如既往的出彩,情节选用上非常适合田崎这个角色,换作是神永或是甘利相对来说就会干净利落得多。

如果算上救赎,无疑个人篇中这是最喜欢的了。相比于神永在医院以及从医院出来的种种,个人更为喜欢的是最终走进机关的环描和回忆,曾经和现在相互对比的描写,相似性和对比度,感觉一下子就把我看长路时的遗憾填满了。曾经的不可一世以及花花公子的表象,还是现在的病弱,神永其实是个非常认真的人,很多事情能够剖析看透,了解明白懂得,所以认真。特别喜欢人设里的“言出必行的气概”这样的形容。神永自杀的原因不是因为绝望,这样真好。

接下来是d课有关的三篇,悠久实际上是我最后看的一篇。个人非常赞同的一点就是,无论是写悲剧还是喜剧,都必须有一定的喜剧功底。这一篇作为少数的糖,即使他们最终分开了,也并不哀伤。

不可视视界对于我这个只知道爱因斯坦提出的世界线概念的人来说,非常的不友好。看完设定和解释更加晕了,我也只能说说前文七人和最后神永处境的对比,或许是看不懂的原因,感触不是特别深。

明天,会放晴吗?是促使我写评的源动力,因为要写评把所有的文拉出来反复撸了好几遍,差点给跪,躺尸写不出一个字。悠久和这篇一起食用效果更佳,糖越甜,刀越伤。

这篇以神永为视角,自神永退出d课,叙述上带有一定的旁观者清的感觉。神永其实一直看得很明白,离开d课的七年的生活方式,以及两年里携带手枪的行为,都是这般显示的。虽然神永本人的结局也是悲剧,但相比于其他人似乎并不显得十分糟糕?

心理描写依旧是利器,神永的心理其实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其他七人的心理,当初一起出生入死的两年里被影响改变的、对先前种种念念不忘的、身心俱疲的,不仅仅是神永。犹豫不决,以至于把命送到对方手上。

年长组的对手戏非常精彩,仅仅作为计谋也足够精彩,神永内心的反复剖析,使得作为读者的我可以更加直观地触碰到这两个人。我反复地思考,甘利究竟是想要去死而得偿所愿,还是因为顾念旧情葬送了性命?甘利是否看出了神永的幌子,如果是,那么即使甘利下意识地想要去死,是不是也太过悲哀了呢?这大约就是不确定性的魅力,随着甘利的死去,他最后的诉求也一并消逝。

明天,会放晴吗?联系曾经和现在,截然相反的回答,物是人非,世事无常。可确实有些东西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就如他们共同小心翼翼守护的曾经。

 

 

夜深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再次感谢影寻太太,比哈特XD


评论(4)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