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存梗】这是一个中二狗血老套玛丽苏的故事

占tag致歉

既然已经在摸鱼了,就让我把鱼摸完吧。

这其实是看JG最初的脑洞,师徒向无cp,三好个人向。

初设四卷,现代AU推理→综童话→十二国记→hp

 

预防针【高亮】中二狗血老套玛丽苏玛丽苏玛丽苏无cp无cp无cp【雷者慎入】

以及,这个大纲非常非常

如果你还没被吓退的话,那么就开始吧——

 

 

大概就是三好死亡结局的情况下,有类似于时空管理局的背景,对于死亡和复活并没有多少执念的三好,对修复遗失的“世界之轮”产生了兴趣←出于好强心,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突然要收集世界之轮的碎片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_(:зゝ∠)_

所以呢,三好就来到了上一个修复人死亡、“世界之轮”遗失的世界,也就是秋元里绪所在的世界。

碎片可能没有依托物,可能依附于物,可能依附于人。想要取得依附于人的碎片只有两种方法,死亡或者无憾←简单来说就是杀了他,或者实现他的愿望。

碎片之间会相互吸引,两个世界可能会因为碎片的影响,渐渐靠拢、融合,时间上来说是非常长久的事情。

相对平和的世界和高危世界相互融合,无疑将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灾难。

 

————————————————————————

第一卷 现代AU推理【可看作推理动漫小说融合的世界】

一两个案件结束,三好发现“世界之轮”和秋元里绪绑定,同时在几个案件中发现秋元里绪的天赋,以及和天赋本身不相符的性格。于是就勾搭了秋元里绪上路。出于想要保护浅川礼弥的心理,秋元里绪和三好踏上了寻找碎片的旅途。

 

“最初的时期?”少女微微挑眉,黑色的眼眸中透露出些许讶异,嘴角上扬的弧度却丝毫未变,“你看上去并不像是个怀旧的人,三好。”

两人坐在高级的咖啡厅里,桌椅间有些距离,这种贴心的设计,让人不用担心谈话被偷听——当然,他们两人的谈话即使被偷听了,也不会引起多少注意,像是交往多年的情侣谈论一开始的追求。

坐在对面的青年笑着耸了耸肩,对于少女的评价不置一词,他确实不是什么会怀旧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哪怕是过去太久的初次相遇,在记忆中都清晰得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三好还记得,那个天气明媚的下午,沉默得几乎无法和人交流的少女,以及她眼中的光亮。

 

人设

真木克彦

28岁,单身,独居,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课特殊犯搜查四系警部。

低血压,喜欢香烟和咖啡,但是对罐装咖啡不屑一顾,酒量很好,但基本不喝。

讨厌猫,被秋元所养的“道流”嫌弃。

秋元里绪的法定监护人,四年前学园祭绑架事件中认识了秋元。里绪一个人居住在已逝的养母秋元理奈的住所,两人平日用电话联系,每月见一到两次面。

家中非常整洁干净,井井有条到不像是一个独居的单身男子的家。警视厅内的办公室也是一样,唯一的私人物品是一副围棋。

 

秋元里绪

女,18岁,孤儿,东大生物医学工程系学生,养着一只叫做“道流”的猫。

6岁被秋元理奈收养,孤儿院时期使用的名字是道流。

具有超乎常人的记忆、语言以及数理能力,养母逝世后,性格逐渐趋于沉默寡言,甚至出现自卑、孤僻的倾向。

学园祭绑架事件后,自责于没能更早救出礼弥。在真木的引导下,逐渐能够与人交流,但性格上依旧偏安静,认为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常识)就没有必要说,但对于常识的认知和一般人有出入。

 

秋元理奈

里绪的养母,经营着一家人偶工坊的人偶师。

与丈夫森山分居五年后离婚,并且把姓氏更改了回来。

离婚两年后,即五年前,理奈因病逝世,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遗产。

平日里都呆在工作室里绘画或是制作偶人,相比于陈列在工坊收取参观费的人偶,画作意外地能卖出高价。

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奈绪,但是不幸夭折了,且失去了生育能力。理奈最初收养里绪的原因是里绪的容貌和自己已逝的孩子相像。

理奈发现里绪才能之后,为了保护里绪,决定让里绪以普通人的身份长大,让她认为自己的才能是理所当然的,每个人都是如此。

 

森山俊介

理奈的前夫,律师,只接富商的案子以此牟取暴利。

女儿死后和理奈分居,五年后离婚。

一直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事业上也一蹶不振。

理奈逝世后,向里绪提出收养被拒。

 

森山奈绪

森山俊介和秋元理奈的女儿,被绑架杀害,尸沉大海。

犯罪人是森山之前接手的案子中受害者的父亲,被害者死前被轮奸,被害者体内检测出毒品残留,死因是吸毒过量。

但是,森山俊介替被告人打赢了官司,使得他们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因此被记恨。

受害者的父亲先后杀害参与轮奸的男人,然后绑架杀死了奈绪。

 

浅川礼弥

里绪的青梅竹马,小学国中虽然同校却一直没有分在同班,正常意义上的好学生,学业、体育、社团都表现出色。

性格率真开朗,有着言出必行的气概,虽然留着长发却意外帅气的女孩子,在女生中有着不低的人气。

国二学园祭时和其他11名少女被绑架,目睹4位同学在眼前被杀,受到非常大的心理创伤,事后由母亲陪同出国疗养。

 

道流

秋元意外捡到的小猫,以自己最初的名字命名。

非常黏秋元,黏得不像是猫的性格,但是对真木非常嫌弃,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从真木的头上跳过去了。

 

————————————————————————

第二卷 综童话

白雪公主【黑童话版】、灰姑娘、睡美人、十二个跳舞的公主、海的女儿、野天鹅、豌豆公主……

简单来说,秋元里绪成了白雪公主的妈妈←亲妈非后母,并发现白雪公主和国王搞在了一起,非常糟糕的是,碎片在白雪公主身上_(:зゝ∠)_

三好穿成了魔镜←世界的恶意

然后在三好的引导下,秋元放走了白雪公主←故意找了喜欢白雪公主的猎人让他带着白雪公主去森林杀掉。

秋元联合贵族把为了寻找公主不理政事,导致了内乱的国王推翻,坐上了王位。

秋元收留了十一位野天鹅王子的妹妹艾丽莎,在她织荨麻衣服之余请贵族大臣教导她←一想到如果国王没被推翻,找到艾丽莎的是那位国王的话……细思极恐_(:зゝ∠)_

白雪公主被远方的一位王子带走,那位王子听说王后(现在是女王)是个巫婆,就听白雪公主的设计邀请秋元去参加订婚宴会,以趁机“审判”她。

那个国家的二王子则是在舞会上和灰姑娘一见钟情。

因为有三好的提醒,秋元提前做好了准备,包括立艾丽莎为王储,国家进入备战状态。舞会上,秋元对于摆到自己面前的“红舞鞋”不屑一顾,发表了自己的感言←大概就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的官方说辞,以及“恐怕你还不能替你父亲做出这样的决定”之类的,然后同国家的国王致意之后,施施然离开了。

就舞会一事为由,发起了战争,对国内的动员理由←怎么扯怎么来,为了解放人类_(:зゝ∠)_【bushi

因为领地的扩大,秋元的头衔从女王变成了女皇,艾丽莎依旧是王储,艾丽莎的十一个哥哥和十二个跳舞的公主结了婚,最大的那个公主和那个故事里的老兵结婚了。

在女皇陛下的军队攻克白雪公主所在的都城的时候,白雪公主已经被杀害了。

 

咖啡厅的音响播放着某个北欧女声乐团的音乐,稍稍带点口音的英文发音,漫不经心地哼唱着,缓缓漂浮在空荡荡的室内,使时间有种凝固的尘封感。

三层的点心盘中从下而上盛放着三明治、司康松饼以及草莓塔和核桃挞。

秋元已经慢条斯理地吃完一个三明治,两小块司康松饼还剩下手中小小的一口。先是涂抹一层薄薄的果酱,然后再是厚厚一层奶油,之后才心满意足地吃掉。

在草莓塔和核桃挞之间稍加犹豫,少女往自己的小碟子里加了一个草莓塔。

秋元先是将草莓挑出来吃掉,接着吃掉了蓝莓,然后把芒果和奶油一起一匙一匙往口中送,使得几近美好的甜味充满整个口腔。

“之后呢,我就被你忽悠走了。”秋元浅笑着,继续刚才的话题。

“听起来就好像我勾搭了你一样的。”青年喝了一口咖啡,相较于他本身年纪偏向于少年的清澈明朗,温和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冷意,“相比起神永和甘利,我可是有节操多了。”

虽然不像是童话故事,或是言情小说描述得那么浪漫,虽然是出于另一种目的,她对他伸出的手握了上去,毫不犹豫。

 

————————————————————————

第三卷 十二国记

秋元穿成了芳国的麒麟,碎片在自己身上,峰麟也就是秋元的愿望是什么并不知道。

三好在这个世界并没有一开始就出现,而秋元在阅读书籍知道了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之后,对于自己深深地唾弃——麒麟是仁兽,有着本能的怜悯恻隐之心——连自己的反应都没有办法控制,对于内心不由自主出现的情绪非常抵触。

同时她也不明白峰麟的愿望会是什么,找到一个好王,长治久安,甚至治世千年?

照顾秋元长大的女仙青黛和她原世界的养母秋元理奈很像,五年后遇到的塙麟则和青梅竹马浅川礼弥很像,无论是性格还是容貌。

三好出现的时候,秋元在这个世界呆了十五年了,没有找到王——即使找到了她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跪下去,也不能自主寻死,她思考着是再等十五年自然死掉,还是……

秋元在三好身上看到了王气,然后升山的人群中传出了各种各样的流言,并且越发偏离事实和泛滥——诸如, “峰麟已经看到王气,那么月溪离死也不远了”、“新任峰王对月溪说过‘若我为王,则必杀之’”等等。

终于,在某一天,秋元向三好跪下的时候,遇刺,死在三好怀里。

流言是秋元放出去的,是她引导的,刺客也是她煽动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死自己。

 

将下午茶的点心全部吃完后,秋元招手让服务生撤去台面上的碟叉,又重新给自己满上红茶。

“然后呢,说是会一直一起走下去的,结果消失了一整个世界。”秋元抿了一口红茶,脸上是近乎戏谑的笑容。

三好默默地将杯子中的小半杯咖啡喝完,忍不住皱起眉头——不是因为秋元话语中像是形容渣一样的用词,而是下午茶的时间过于漫长,他的咖啡不像是秋元的红茶一样有一大壶,早就在秋元慢条斯理地解决茶点的时候冷掉了。

三好接过服务员递来的找钱,将几个硬币留下来作为小费,只拿走了纸币。

“走吧。”他说着,起身理了理服饰,拿起了服务生送来的帽子。

秋元点点头,收起了她那份找钱,同样留下了硬币,从另一个服务生手上接过了帽子和遮阳伞。

 

人设

塙麟(井上泷樱)

胎果,性格相貌上和浅川礼弥非常相像。

出生在蓬莱一个富足的家庭,母亲难产逝世,有个哥哥,因为性格原因,有很多朋友,学习也很好。

十五岁时被强行带回十二国,非常不满于此,认为自己是泷樱,而非塙麟。

 

————————————————————————

第四卷 hp【穿成筛子被扭曲了的hp世界】

题外话,这个罗里吧嗦、玛丽苏的设定居然有人看到最后,真是辛苦了_(:зゝ∠)_

这一卷里秋元穿成了张秋or张秋的表妹秋绪(这边以秋绪的角度叙述),比主角大一年,拉文克劳,三好是秋元的哥哥张彦or秋彦(这边以秋彦的角度叙述),比主角大三年,德姆斯特朗。

碎片是魔法石,碎片回收之后,却没有主动脱离,猜测可能有其他碎片的可能性。

在不知道剧情的情况下,两人开始收集情报,推测可能是碎片的物品或人以及可能有碎片的地点,并开始收集排除——类似于三圣器啊,霍格沃茨创始人的遗产啊_(:зゝ∠)_

收集情报的时候,两人发现了一些异常的人和组织,但是两人的最终目的只是收集碎片,同时三好也没有和秋元提起,秋元就把这个放在了一边。

就这样到了秋元五年级、三好七年级的时候,三强争霸赛,三好作为克鲁姆的珍宝下水后,死掉了←是的,他死掉了←达成成就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剧情,另一种方式杀死三好←额……死法大概有点类似,被人鱼的鱼叉贯穿杀死_(:зゝ∠)_

秋元主动找上了一年级时就相处愉快的诺娜·布莱克和卡洛拉·加百里诺←在之前收集情报中发现的异常之一,第一次全面了解到时空管理局。

这个世界的平行空间的所有偷渡者被转移到了这个世界,然后这个世界被封锁了←为什么他们收集了碎片没有自动离开。

偷渡者:非法穿越者

观测者:查看剧情扭曲程度,寻找偷渡者

猎杀者:偷渡者身份确认后负责捕杀

调律者:代替被穿越的剧情角色,保持剧情基本方向

协助者:协助上三者的原世界人物or偷渡者

偷渡者被杀后,其本身的存在以及他所带来的剧情扭曲被时空法则抹杀,比方说某个穿越X救下了原剧情应该死掉的人物Y,当X被杀,尸体消失,Y同样死亡,原著人物的记忆被修改,记忆中X并不存在,Y则在原剧情应该死掉的时候死亡,Y没有死亡而导致的影响同样被抹消。

偷渡者的记忆不会被修改,其本身并不知道猎杀者的存在,穿越者一个个死亡以及他们的下场导致了恐慌,他们相互怀疑,又建立了一个个小团伙。

秋彦(三好)被怀疑是穿越者,而被杀死。而他的尸体并没有消失,而是众目睽睽之下被克鲁姆抱了上来,引起了邓布利多的注意。先前想要对秋元动手的穿越者们迟疑了,如果秋元也不是穿越者的话……

而听完了他们的叙述的秋元把所有的线索串联到了一起,从综童话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在三好的计划之下。

综童话的世界一开始放走白雪公主,是因为他本身并不以白雪公主身上的碎片为目的,从一开始他就没把那个抢走母亲男人的女孩放在眼里。无论是把秋元推上王座,还是扩张领土,其根本目的就是倾举国之力来培养秋元,打磨性格,建立知识储备等等,以及最后的考量,她是否有器量放手到手的权力。

十二国记之中,无论是照顾秋元长大和养母相像的女仙青黛,还是和青梅竹马浅川礼弥相像的塙麟,都是对她的考验——不要被任何外物所束缚,目的只有一个,其他的无论什么都可以随时舍去抽身,即使是面对死亡,甚至死无全尸——会被使令分食,都应该做出正确的判断。

而如今,他们两个一旦全部死去,不论三好如何,秋元绝对会被困在这个世界——死是最糟糕的情况,所以,不要死。他故意露出“马脚”,一手设计了自己的死亡,如今的局面是他故意那么造成的!

这其中,只要秋元走错一步,三好就会放手,任由她停留在原地,或是坠入深渊。

接下来就是一笔带过的偷渡者清理完毕。

考验终了。

 

如果秋元是张秋的话→这就意味着她可能有个男朋友,还不是男主→三好:感觉妹(弟)妹(子)要被抢走了→五年级双份番茄酱→哥哥和男朋友都死掉了_(:зゝ∠)_

关于为什么会有张秋的脑洞,Rio→里绪→绪→Cho→ChoChang→张秋,一直在玩名字梗的我_(:зゝ∠)_

 

天色逐渐由浅黄变作金黄,再化作橘黄,落日的余晖渲染出艳丽的火烧云。

三好两人并排走在向下的斜坡上,速度不快,几乎是漫步的速度。

“太阳……就快沉下去了。”秋元将目光投向远方天际,少女的声音微微有些压低,四周好像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可以听见道路两旁隐隐的虫鸣声。——这给三好一种微妙的错觉,那个设计别人来杀死自己的麒麟,又在秋元的身上显现出来了。

她身后的天空铺满了大片的鱼鳞云,从头顶开始,云层由浅黄渐变至苍白。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一日。”三好念着创世纪中的话语,如果不看他神色,光听声音只会觉得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当然,如果现场有其他人在的话,他的神色也会完全调整过来,像是真正的羔羊一样。

秋元笑着,轻巧地问道:“你信吗?”

不信,怎么可能会信呢。秋元在心中自己回答。

落日的余晖慢慢被夜色侵袭,只有西边的天空尚留有云彩被层层渲染的艳色,东边的天空重新变蓝,带着些微墨色。

 

人设写了一堆,就不放上来了_(:зゝ∠)_ ←反正偷渡者怎么中二怎么狗血怎么玛丽苏怎么来。

 

————————————————————————

中二狗血老套玛丽苏的大纲完

写tag的时候手都在抖qqqwqqq,都不敢放上来,捂脸_(:зゝ∠)_

又摸了一整天的鱼好开心_(:зゝ∠)_

估摸着这个应该不会写了,毕竟最高潮在那么后面_(:зゝ∠)_

杀人游戏命运螺旋也没人看,应该也不会写了。

 

评论(3)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