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JG】海棠

#实井BG

#OOC注意

 

Wennich dich liebe, was geht es dich an?

 

弥生三月,初春的风,迎面而来的是阵阵樱吹雪。

独自漫步在四天王寺的本坊庭园,和别处一致的樱景,目光扫过三三两两的赏樱人。

这是实井自求学以来,第一次回到这里,大阪,这座城市埋葬了他太多的回忆。

樱林下,有一穿着和服的男童奔至妇人怀中,那妇人穿着绯色的洋装,背影看上去像极了记忆中的一个人。

大约是注视得过久,那妇人抱起孩童转过头来,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像,太过相像。

目光的交汇只是一瞬间,在实井准备将视线挪开的时候,那妇人浅笑着冲着他点了点头。实井抬了抬帽檐作为还礼,便不再看那个方向。

匆匆擦肩,背道而驰。

如果那是她的话,时光太过仁慈,这么多年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那时,他还不叫实井——中濑逸,被埋藏在意识的最深处,不被任何人所探知的名字。

那时他随着母亲自爱知初至大阪,而她是浅井伯爵的女儿,浅井蒔奈,他母亲的学生。

伯爵的爵位源于浅井蒔奈的祖父,明治新政府成立时,其功绩得到认可而成为新华族,而后又传给了他的儿子,也就是蒔奈的父亲。

伯爵夫人早逝,留下一双儿女。由于长年的海军生活以及亡妻的悲伤,他对孩子们要求严格,如同管教士兵一般。

在浅井宅邸可以看到那些你可能无法想象的场景,像是吹哨集合,时间表安排精确到秒,非休闲时间孩子们都穿着水兵服。

良好的记忆使得实井还记得,他们被大人相互介绍认识的时候,女孩姣好又毫无表情的面容,以及挺得笔直的背脊。

 

大人都不知道,在那之前,他们就见过面。

那个时候,中濑还是个表里如一、文静秀气的男孩子,甚至还没有学会如何去拒绝别人。

“在大阪那么好说话的话,可是会被欺负的。”小小的女孩放倒了一地的找茬的人,右脚踩在其中一个人的背上,转过头来笑得一脸张扬。

 

浅井伯爵对于这个女儿的教育不仅仅止步于礼仪、音乐、绘画类的门类,不仅仅是语言学,数学、历史、物理、化学,各个学科的专家陆陆续续来到宅邸。至于浅井蒔奈可怕的武力值来源于浅井伯爵的言传身教。

年龄相仿的两人一起学习于这些家庭教师,并很快相互熟悉了起来,两人间的称呼也从姓氏变成了“奈奈”和“阿市”,虽然仅仅只是私底下的。

即使中濑无数次解释过自己的名字逸的读音是“あつし”而不是“いち”,浅井蒔奈依旧只是听过,照就那么叫。

“阿市”这个称呼来源于浅井蒔奈曾经所看的战国时代历史的书籍,那位“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的妹妹,有着“战国第一美人”之称的织田市。

在某一天的历史课上终于到了战国史,来自爱知县的中濑知道了自己的昵称,居然是取材于战国第一美人的名号之后,一直以来挂在脸上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龟裂了。

浅井蒔奈一边用绝不会在浅井伯爵面前露出的笑容,坚决地表示她完全不知道“阿市”这个叫法的含义,一边在心中默默加上一句——自家这位青梅竹马的相貌还真是符合“阿市”这个名字。

 

等到了十三岁的时候,两人进入了同一所国中。虽然说是同一所国中,实际上男女学生依旧分开授课,连教学楼都不是同一幢。

说实话,原本中濑以为浅井蒔奈会进入私立贵族女校,不过这也方便了两人继续情谊的延续。 

在浅井家的几年中,气场渐渐强大的中濑即使因为容貌的原因受人追捧,也少有人能够轻易越界。

也就只有浅井蒔奈面对他一片漆黑的背景以及唇角那抹令人脊背一凉的笑容,可以面不改色并毫不动摇地继续喊着童年时期的称呼——“阿市”。

成绩优异,两人在男女生中分别位列第一,然而从来没有过男女生一起排过名。

“真讨厌,虽然知道父亲不会夸奖我的。”坐在大阪帝国大学的图书馆内看书的浅井蒔奈,忍不住对着他悄声抱怨。

“同感,完全拿不出手的感觉。”翻过书页,中濑悄悄地回答,嘴角却含着一丝浅笑。

每天看一本书并写一篇感言,这是两人从小以来的习惯。帝大的图书馆是除了浅井宅以外他们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两人写过的读书笔记放在一起已经累积到了三十多本,交换读书笔记也是他们经常做的事情,像是交换日记一样。

 

等上了高校,或许有浅井蒔奈一直用“阿市”这个称呼的功劳,中濑在学校里渐渐有了“第六天大魔王”的外号——虽然很少在本人面前提起,除了浅井蒔奈。

“有什么不好的?”对于旁人的担心,浅井蒔奈只是轻笑,“要不是不在岐阜,说不定我还能说出‘天下布武’的那种话呢。”她相信,这里不会,也绝不可能是本能寺。

“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在岐阜城宣布“天下布武”,其后十五年天下一统。未至本能寺,自然战无不胜。浅井蒔奈对于中濑能力的信赖,就如相信自己的能力一般,没有丝毫犹豫和怀疑。

 

到了大学,他们开始分隔两地,这是十几年来第一次分离。

一封封信件保持了他们的联系,信中是他们才知道的调侃话语,像是“阿市,我在大阪城等你快点回来哦”。

中濑早就习惯了这个称呼,他甚至可以在收到这种明显带着调戏意味的信件之后,神色不变地拿浅井的姓氏开玩笑,用“主公大人”来称呼她。

 

纵使一起走过的路已然成了过往,她依旧站在他记忆的尽头,鲜明得过分。

 

“姑姑,那是谁?”擦肩而过之后,她怀中的孩子趴在她的肩头,看着实井的背影。

她轻笑着揉了揉孩子的发旋,没有回答。


爱我所爱,与你无关。

 

——————————————————

看到参商有评论超激动,听着海棠撸完了这篇文,歌词很有感触。

虽然知道实井在ova下_(:зゝ∠)_,活在照片里的实井小天使qwq。

一开始写的时候,还在思考要不要加海棠意象,想想还是算了。

有参考追迹、音乐之声,可能有受到泉镜花的外科室的影响←估计不大,就是写之前看过。

因为二战结束后才有的男女共学制,设定上有过界。

关于为什么要强调爱知,因为是战国三杰的老家啊。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两篇女主的名字的秘密,道流和三好,蒔奈和实井的第一个音是一样的_(:зゝ∠)_

关于实井的昵称为什么是阿市,あつし→逸→いち→市。

秋元和中濑这两个姓氏出自XX,浅井是织田市第一个丈夫的姓氏。

以及,查名字的时候发现的——jiu-jitsu,实井小天使你的名字真的不是出自柔术吗?

 

——————————————————

海棠无香,艳而不妖。

无论是参商还是海棠,都尽可能地写得哀而不伤←可能只是我自己没伤到_(:зゝ∠)_

我企图让千叶和浅井作为独立的个体出现,并且在最初的版本中,她俩都和别人结婚了。千叶在很多年以后恍然间忆起有那么一个人,在丈夫的询问中,笑着摇了摇头。而浅井有了孩子,没有认出乔装打扮的青梅竹马。

或许这样的结局对于她们本身而言更好,否则她们很可能等了一辈子。

海棠设定里还有过第三个结局就是他俩在一起了,相濡以沫,相互扶持——这个浅井大概可以苏破天际。

大概已经耗完了我脑子里所有的梗,相互欣赏,英雄救美,日久生情,一见倾心,萍水相逢,青梅竹马,生离死别,相忘江湖,除非再有脑洞,否则不再开这个系列_(:зゝ∠)_


评论(4)
热度(1)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