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JG】断笺

#西山千鹤

#语c——婚前私奔自戏

#千鹤遗书 瘦尽灯花前篇



“跟我走。”

看着眼前的男子伸出来的手,不禁握紧了手上的簪子。簪子的棱角扎在掌心,有点疼。

暌违多年的青梅竹马显得是那么的陌生,更高大了一些,小平头都不能掩盖的英俊的面庞和记忆中尚带着婴儿肥的有些稚气的脸有些对应不上。

他伸着手,手指修长,指尖上带着暗色的伤痕。

“我要成婚了。”微微垂下眼眸,不去看他的神色和他的手,害怕自己会受不住诱惑,去握上那只手。

“我知道。”他轻声说,像是耳语,像是在说服自己,然后又高声重复了一遍,“我知道!”

强迫自己盯着地面,将手中的簪子握得更紧了些,抿紧了嘴唇。

“如果你愿意的话……”他上前一步,伸出双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最终悻悻地放弃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即使你披上花嫁的当天,我也带你走。”他左右踱着步,显得有些焦躁。

心头一惊,下意识地抬头望向他,微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做出你认为正确的会使你幸福的选择,然后不要再思虑其他选项,不要后悔。】

母亲的话又涌上脑海,微微后退了一步,将卡在喉头的话咽了回去。

看着他回望过来的眼睛,带着期寄,以及缱绻的爱恋。

只是这样看着,忽而有些释然,微微勾起嘴角。

自己是如此地思念并深爱着他,时间没能冲淡感情,反而一点一点美化着记忆中的他。

他也是如此。

真好,真的。

但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这是对他的不尊重和伤害。

而这,并不是自己所期望的,我们都不希望对方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

上前几步,轻轻拉起他的手,将手中的簪子放到他手中,轻推他的手指合拢。略微有些粗糙的手掌很温暖,像是小时候一样。

看着他忽而睁大了的眼睛,惊愕的神色方出现在他的眼中,悲伤、痛苦的感情还没来得及涌现,胸腔中有些闷,像是心脏和肺部绞在了一起,泛着疼痛,比起手中残留的更为尖锐。

“此去经年,或有不见,望多保重。”

笑着,尽可能地温和,而不去眨眼,担心聚集的眼泪会因此落下来。

最后的最后,终是不希望在他的心中留下哭哭啼啼的印象,也不希望,他会因此不安心。

要断,就应该断得干净。


——————————————————

很早以前的旧物了。

算是小说和tv版的结合,私奔实在太过轻狂了,在下做不到啊(╯‵□′)╯︵┻━┻,结果以拒绝结束。


评论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