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尤季尤】我们的光阴04-After I Fall

#OOC,文力缺乏

#尤季尤,季视角

#迟到的国庆贺文

#跳伞梗,老司机18岁尤里和新手20岁季

#年龄设定仅因为18岁才能跳伞↑

 

你可曾自15000英尺的高空俯视地球?

大多数坐过飞机的人都曾达到过这一高度,但和飞机上那被小小的窗口所限制的视野不同,呈现在季光虹眼前的,是一个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全新的景致。

目之所及的尽头,地平线呈现浅浅的弧度,晴空如洗,近乎瑰丽的湛蓝。早先注意到的雪山此刻也在脚底,即使是夏天也未融化的积雪覆盖在山峰之上,和连绵的山脊区分开来。住宅区早已分不清,黑压压的一片,几处湖泊点缀其中,像是浅浅一洼水坑。

在上飞机之前,尤里提起了今天有点风,当然,此刻季光虹根本感受不到这只能让树叶轻摇,甚至发不出沙沙声的风。站在以时速两百迈向前飞行的飞机上,舱外流动的空气将他额前的刘海尽数吹往一侧。

初次跳伞前最为可怕的是什么?

是让人腿软的高度?是舱外稀薄的空气?是过低的温度?或是从一万五千英尺的高空以及时速两百迈的飞机上往下跳的事实?

不,对于季光虹来说,最可怕的是他刚坐上飞机,还没来得及开始做心理准备,尤里·老司机·普利赛提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季,到可以往下跳的高度了。

季光虹拉着舱门口的栏杆,而尤里站在他的身侧,他侧过头去看他的时候,后者一手搭着栏杆,侧身靠在舱门旁,浅金色的头发束在脑后,看上去很是干净利落,漂亮的眼睛像是他方才看到的天空。

除了从高楼跃下的死者,大约只有跳伞才能感受到名为自由落体的感觉。

和游乐场的跳楼机或是过山车完全不同,一定要说的话,那种感觉就仿佛漂在泳池之中,却因为不再游动而缓缓下沉,同时并不存在池底这种存在,也不必担心会缺氧窒息。

人类大约是向往天空,羡慕鸟雀的,那脱离了地心引力束缚的自由,那课文中“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的豪迈确实令人神往。在那90秒的自由落体中,季光虹大约有一半时间完全沉溺在了这种感觉之中,直到尤里提醒他注意压力计准备开伞。

尤里就在他的身侧,他们本就是一前一后从机舱跃出,此刻正左手牵右手地往下掉。

尤里带着墨色的防风镜,季光虹看不到他的眼睛,他脑后的小辫子因为自由落体的原因向上飘摇着,皮筋一点未松。不知为何,季光虹突然想到了初中科学老师提到过的比萨斜塔实验,有一种原来是真的啊这种感觉,人大约只相信亲眼所见的事实。

左手上传来些力道,尤里应当意识到他再次出神了。年轻者皱着眉,若不是此刻不宜开口,此时肯定已经啧嘴了。

多少有点出于邀请者的责任感吧,偏生此时此刻,季光虹看着尤里的侧颜几乎突兀地有些怦然心动。

没有其他声音,只有空气在耳边流过发出的簌簌的声响,而这种声音反而使得周围更加安静,季光虹仿佛听到了心脏跳动的声音,或者是血液噗噗流经太阳穴的声音,又仿佛只是空气流动的声响导致了这种错觉。

吊桥效应,季光虹无意中得知的名词,一个人在通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人们错把这种情况理解为对身边人的心动,进而产生爱情的情愫。

跳伞无疑是比吊桥更加令人心跳不已,而在这种环境之下,难免让人有种天地之间只有你我二人的感觉,这种心动是错觉吗?

尤里放开了季光虹的手,两人间的距离逐渐拉开,前者已经做好开伞的准备。

尤里本以为等开伞之后,他就可以放任季光虹一个人在那里浪了,哪怕后者以螺旋下降的方式使用降落伞也无所谓。就算季光虹最终降落的时候在玉米地里打个滚,也不过是增加他嘲笑他的资源而已。

然而事实证明,他完全错了,直到两人落入湖中,才追悔莫及。

尤里从水中冒出头来,摘下防风镜,将刘海全部抹到后面,旁边传来季光虹清朗的笑声。有种反倒是自己成为笑料的感觉,他掬了捧水直接泼了过去,将幸灾乐祸的人浇了个正着,而后加倍反嘲笑回去。

尤里的额角有水珠顺着脸颊滑落,束发的皮筋已经扯了下来,头发半湿着,阳光下闪着光,和他背后波光粼粼的水面几乎融为一体,刘海被胡乱拢到脑后,看上去有着几年前没有的冲击性的凶悍,漂亮又性感,偏生脸上还带着近乎孩子气的笑容。

此时吊桥效应的效果已经消失,偏偏季光虹莫名其妙有了想要将错就错的冲动。

尤里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在空中的时候,某个老实人脑中全部都是“伸手把他的皮筋拉扯下来”、“想要把他拉过来,然后一口亲上去,在空中十指相扣地往下坠落”、“然后看他一脸错愕的表情”这样奇妙的想法。或许多年后的某个午后,两个人并排晒着太阳的时候,季光虹会以讲故事的口吻提及。或许在那之前,他会亲身实践一下。

而此时——

“呐,尤拉,我说……”

评论(7)
热度(13)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