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尤季】声色里 01

#OOC,文力不足

#音乐学院paro

#尤季合奏,主尤里视角



初春,尚未暖和几天,北风又至,阴雨连绵几日,早晚寒气袭人。

尤里托腮看着窗外飘着的雨丝,内心颇为烦躁,若是平时,这个点他早就回家了,或是打游戏,或是吃零食,别管是做什么,总比坐在这里发呆强多了。

维克托追着一个专攻小提琴的胜生勇利求合奏一曲的消息,在学期初就传遍了整个学院,乃至整个学校。一般来说,各个学院的讯息并不流通,也就维克托这种人气才有这种效果。

而尤里几乎可以算是最后才知道这个的。

呵呵,要完,得到消息的尤里差点就直接跑到维克托面前怼他,米拉还在一旁打call不嫌事多。

作为音乐学院中排名靠前的大学,划分给音乐学院的建筑群内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演出厅,每年没个四五百场音乐会、歌舞剧演出,都不好意思说今年有认真教习。

就像工程学院每隔一学期就要去实习一学期,毕业需要实习五学期,四年半下来连夏季学期都忙着学习工作,至于设计学院那群除了周末和洗漱都不回寝室的,大约已经进化成了不用睡觉的新物种了吧。而想要顺利从音乐学院毕业,非理论专业的学生每年都需要一定的演出场数。

虽然是新生,尤里却是早先就跟着雅科夫教授学习,这些规定也都清楚。

尤里和维克托一样主修小提琴,辅修钢琴,当初还没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维克托就表示等他入了学,来给自己伴奏一场如何。

尤里自然答应,要知道大的演出厅极难预定,租金问题暂且不提,最大的那个都已经排到两年后了,大多数学生在读期间也就在那里演出过一次而已。

如今开学将近一月,这一学期的演出场次日期已经汇总得差不多了,宣传册的各个节目的海报也将近完工,就等刊印成册了。

其实就是上场独奏,尤里也是不虚的,然而雅科夫那个老头子说什么培养协作,非得两人以上不可。固然可以以新生为由提交申请,免去今年的场次,多数大一生都是那么做的,只是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 



“演出?我和戈加这学期已经有两场了,去年春季的时候就定下的。再往上加可就排不开时间了,下学期倒是可以。”米拉擅长双簧管和大键琴,和专攻长笛的格奥尔基颇有默契,无论那个团队都很欢迎,早早定下演出不足为奇。哪怕找不到团队,米拉改大键琴还是可以和格奥尔基一起演出。

尤里也问过好友奥塔别克,他也是去年就定下了今年的三个场次的登台,再加上课业繁重,也匀不出来时间。

“不过,倒是有个人选,去年年底我意外感冒了,就是拜托他代替出演的。”大约是尤里脸上的失望过于明显,奥塔别克从书包侧袋拿出便签纸,写下名字电邮,递了过去,“我那里有当时的录像,下午我让米拉带给你?我和她有一节理论课一起上。”

“谢谢了。”尤里收了便签,道了谢。奥塔别克今年大二,人脉上自然较他要广,再者奥塔别克本就是要求严格的人,不至于推荐不靠谱的人给他。

这才是最苦恼的事情啊……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还没安排好啊?

尤里将米拉送过来的录像带塞进机子,很明显是学生自己录的,远得看不清台上的人。

钢琴首先奏响,琶音和弦的引子清清淡淡,微波在水面上轻轻漾开了去。而后,大提琴合了上来,柔和雅致,旋律舒缓而安详。清晨,天鹅自沉睡中苏醒过来,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向天空舒展脖颈,优美的身姿同湖水的倒影相映成趣。

每一乐句中皆有一段升调音阶,各个乐句又稍有不同,力度错落有致,展现出丰富的意境和层次感,无一不精,无一不美。

在自己作曲的《动物狂欢节》之中,圣桑极喜欢《天鹅》,他禁止这一组曲在自己生前公开演出,唯独允许《天鹅》登上舞台,或许他自己也觉得,这般动人的旋律不应该被埋没。

单以演奏技巧而言,《天鹅》并非极有难度的作品,只要是打渔晒网学过几年的都能顺利照曲谱演奏下来,真正难的是那份犹如天鹅的轻盈不失典雅端庄,轻描淡写地划出了一道鸿沟。

乐声渐弱,似天鹅展翅远去,徒留湖面上天鹅起飞助跑划出的一道长长的波纹,向着两边蔓延开去。最后全曲在最弱音处消失,天鹅以它特有的优雅姿态越飞越远,最终渐渐消失在蔚蓝的天际。

《动物狂欢节》全组曲共一小时,其中不乏其他大提琴演奏的段落,而《天鹅》在其中只占有约三分钟的时间。显然奥塔别克认为这是最能显示其实力的选段,确实临危受命没有练习几次就上台,却能有这般出色的表现,连那份曲调里透着的一丝隐隐忧伤的力度都把握得恰到好处。

尤里并不抱什么希望,只是按奥塔别克给的地址发了一封邮件过去,又走过去将录像带从机子里取出,考虑着等收到婉拒的回讯之后,明后天就将申请递交上去。

“叮——”笔记本传来了收到新邮件的声音,想来是拒绝了,因为已经排满了时间表故而不需要多加思考,否则也不会来得那么快了。

鼠标挪到右下角新邮件显示浮标上,点击打开——

【致普利赛提先生:

很高兴收到你的邀请。】

客套话。尤里啧了一声,他因为他的乐曲而欣赏,又因为偏见隐隐带了几分不耐。

【虽然不知道你从何处得知我的,】依旧是客套话。【能够和你同台演出非常荣幸。】看吧——等等,尤里将这句话反复看了两遍,这是答应了?幸福来得太过突然,让尤里直接站在椅子上欢呼出声,待情绪稍冷却下来,这才继续读接下来的邮件内容。

【你近期有空闲的时间吗?希望能尽快碰面商谈其他事项,并提交材料。以及,关于合奏的曲目,你有什么意向吗?

期待回信,

季光虹】

尤里活动活动手指,快速回了邮件,询问下周一的下午四点是否可行。对方也很快给出回复,因为课程冲突,两人将见面时间往后推了一个小时。 这也就是如今他还坐在这里的原因。

评论(3)
热度(23)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