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尤季】声色里 02

#OOC,文力不足

#音乐学院paro

#尤季合奏



学院内置的咖啡厅,播放着一女声乐队的歌曲,主唱有点北欧口音,慵懒的声音在空气中缓缓流淌着,搭配有些阴沉的天气,时间似乎有些凝滞。

南健太郎端着两杯咖啡走到座位边上的时候,披集并雷奥正坐在沙发上刷学校论坛。

“有什么大新闻?”南在披集身边坐下,把右手里那杯递了过去。

披集左手虚握杯壁取暖,眼睛却没有离开右手上的手机屏幕:“之前勇利不是终于答应合奏了嘛,皇帝陛下的胜利。”

“然后,现在合奏的曲目好像流出来了,虽然论坛里基本不信就是了。”

“那支曲子?我来看看。”南向着披集凑过去,后者将手机向他那边挪了挪。

虽然坐在音乐学院的咖啡厅里,南其实并不是音乐学院的学生,他是隔壁医学院的,会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当初选择寝室的时候脑子一抽,然后就住进了音乐学院附近的宿舍楼里,和披集以及季光虹一间宿舍。

理所当然的,这种行为完全没有对他的艺术细胞有一分半点熏陶。虽然每个学生的技艺都在一定水准之上,然而混杂在一起的噪音以及一直持续到后半夜的练习只会让他夜夜难眠,然后顶着一对熊猫眼被医学院的同学嘲笑“夜夜笙歌”。

过去的一年里,南健太郎唯一学会的技能就是在十一点半到十二点这段练习休息时间里,粘枕秒睡。

故而,披集和雷奥也没指望他能看到曲目名字就明白为什么论坛里众人不相信的原因。

“这首曲子和我们想象的合奏不一样,是小提琴演奏,钢琴伴奏,也就是说维克托要担当陪衬的绿叶。”雷奥贴心地送上解释。

雷奥的解释很容易理解,在理解的一瞬间,南同样不相信,伴奏?绿叶?那个维克托?直接冒上心头的想法就是——怎么可能?

“但是……”披集捧着咖啡微微低下视线,看着杯中棕色的液体,氤氲的雾气向上升起,到他视线平齐的地方渐渐消散在空气中,“但是,维克托追着勇利要求一起演出之前,你们想过那样的情景吗?”

“怎么可能。”

“当时可吓死我了。”

“是吧。”披集语气上扬,一派轻松,露出了笑容,像是在说“信我的没错”一样,“毕竟是维克托嘛,无论怎样都有可能的啊。”他的眼眸像是在发着光,是真的真的在为好友高兴。

从新学期开始发生的种种,披集担忧过,兴奋过,开心并祝福着,但他对勇利的看法从未变过。“我有一个朋友,他很厉害,哪怕旁人不知道,我想要所有人都知道——他很厉害。”抱着这样的心情,在旁人为维克托的所作所为而震惊,他平静地近乎理所当然。

“真让人羡慕啊,勇利那家伙。”南说着,不知道是说维克托的事,还是在说披集。

“比起这个,披集你自己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雷奥作为作曲系出身的理论专业的学生,不必担忧每学期的实践,还有闲心关心一下被抢走搭档的披集。

“切雷斯提诺已经同意我独奏了,他帮忙联系了其他学生,所有人的小样都看过了,彩排也已经定下来了。”

“久等了。”披集正说着,他们的座位旁响起了第四个人的声音,因为换气过急,有些气息不稳。

“小光虹好慢哦。”

“小季你还是先坐下来,让雷奥去帮你把咖啡拿过来吧。”

南首先假装抱怨,然后是披集。

“我之前和店员打了招呼,光虹你就不用去了。”雷奥起身,让季光虹坐靠窗口的位置。

“怎么样?之前说的约会?”雷奥回来的时候,就听到披集这么问道。

约会多少是一个容易让人遐想的词汇,偏披集喜欢这么调戏自家朋友,虽说每次只有勇利会被惊到。

“当然是,我被小学弟用巴赫勾引了喽。”季光虹非常配合地做西子捧心状,性格使然,说着这种话的时候,季光虹的脸上浮起了些热度,像是真的一样,不过他很快就破功笑了出来。

南笑了一阵,挣扎着坐直了上身,做了个相似的动作:“于是你要学勇利抛弃我们,和小学弟相亲相爱了吗?那不就只有我和雷奥两个孤家寡人了吗,要不我们凑合凑合过好了。”好容易说完,又笑成了一团,靠在了披集的身上,被后者白了一眼也没能止住。

雷奥·孤家寡人·伊格莱西亚并不想说话。



季光虹下了课,同雷奥打了声招呼,就匆匆出了教室,穿过人流渐多的走廊,三两步上了最后几阶台阶,到了约定好的空教室。

按下门把手,季光虹拉开门的瞬间,从门缝里飘出了小提琴的声音,旋律庄重悠长,纯粹的,诗意的,直扣心底,仿佛置身于天国,有天使结伴从这门缝之中鱼贯涌出。

拉开门,因为空气的流通,微开了条缝的窗户处有风吹起了窗帘,三两点雨滴落在窗帘上,很快就没了踪迹,风同样拂过拉着小提琴的尤里耳侧的发丝,后者仍专注地运弓,丝毫不见影响。

旋律在高潮和平缓中反复起伏,行云流水,如空气中不断流转的风,似海上起伏的浪,却更加绮丽动人。

巴赫的《第三号管弦乐组曲》的第二乐章主题,在其逝世百年之后,被改编为钢琴伴奏的小提琴独奏曲,将旋律全部移至小提琴G弦上演奏,由此命名为《G弦上的咏叹调》,而后广为流传。

这是何等天才之作,以至于有人觉得,这是原本就有的天国之音,上帝借巴赫之手书写下了这样迤逦华美的旋律,乃至改编的作品中只署了巴赫的名字。

如今,虽有无数人演奏这一曲目,然而,单弦演奏却是很难再见了。

季光虹没有打扰演奏中的人,直到旋律归于平缓,在似祈祷,似祝福中,落下最后一个音。

“抱歉,我来迟了。”一曲终了,青年看上去仍有些喘,显然是一下课就往这边赶过来。

不高,看上去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五官还带点稚气,因为运动过后脸上泛着点红色,单从外貌上看不出有比自己年长。

虽然已经看过格奥尔基提供的录像中看过,但到底大多是远景,尤里看到真人还是暗暗吃惊。录像中那个运弓娴熟流畅、感情饱满明快、细节处理细腻到精致的人,很难联系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腼腆稍显紧张的青年身上。

“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几分钟,不过你定的时间也太赶了吧。”

没有客套,没有委婉,而是实事求是说明了事实和建议。这般回话其实着实太过僵硬,对方却是好脾气地点头,道:“下次会注意的。”

这就是,季光虹和尤里的初识。


评论
热度(15)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