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尤里的旅行记录-中国篇 02

#OOC,文力不足

#该篇尤季尤场合,曹斌出没


上次说到离家出走的尤里被季光虹和曹斌捡回了基地。

事后,几人和雅科夫通了电话,报了平安。

本来嘛,曹斌和其他几个教练都准备定酒店房间了。

结果,某金发如稻草的小王子表示——我和季光虹挤一挤好了——然后就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某不在状态的男单一号头都不回地走了。

只留下想要说“要么我去季光虹那里,你住我那里,教练寝室还大一点”的曹斌,连尔康手都没来得及伸出来。

尤里霸占了季光虹房间的另一张床,结果同室的季光虹睡得挺好,尤里倒是第二天就蔫了,他指着手臂上那个蚊子包对季光虹控诉他房间里蚊子的可怕。

尤里还从来没被蚊子骚扰过,更别提在这种情况下睡觉了,要知道,他出生的莫斯科根本没有蚊子!

季光虹拿了药膏棉签给他处理,在解决完手臂上那个之后,尤里脱了左脚的拖鞋,踩在床沿上,把裤腿往上一拉,脚踝偏上的地方被咬了一串。

尤里肤色白,被咬了之后更加明显,那么一串看上去就有些严重,显得可怜极了。

季光虹有些哭笑不得,其实他自己就是招蚊体质,每次还没入夏就早早做好了防护措施。他倒是第一次遇到比自己更被蚊子喜爱的人。

季光虹一边给尤里涂药膏,一边思考着要怎么多留人住几天,这不是尤里先前只是比赛期间过来,也没好好游玩过嘛,和蚊子什么的没有任何关系。

而尤里把脚搁在季光虹腿上,方便他上药,一边拼命忽视这药膏一股子被修剪过的草坪的味道,想到中药的同时希望不是季光虹随便找了把草榨成汁给他用了。

下午的时候,尤里脚上的蚊子包都消退了,手臂上的那个反而越来越肿,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是被蚊子咬了,看着跟骨折了一样。

“应该是被花蚊子咬了。”

尤里每隔一段时间就涂次药,那么大个肿块倒是不痛不痒,反倒是季光虹这种淡定的“问题不大”的语气让他嘴角抽搐,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输了。

吃了季光虹药箱里的扑尔敏之后,最后负隅顽抗的肿块也消了下去。

当天晚上,尤里得到了一顶和季光虹一样的蚊帐,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20)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