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尤季】声色里 03

#OOC,文力不足

#音乐学院paro

#尤季合奏


“自然是要用华丽的曲子,哪怕是听不懂的人,也能在听到的一瞬间,觉得好听,觉得很厉害。”说到想要演奏的曲目,尤里的眼睛发亮,笑容中少年成名的傲气中充满自信,甚至让人觉得他整个人都闪闪发亮,被吸引了目光。

季光虹只是稍稍思索,马上接了下去:“是巴洛克音乐?巴赫?还是亨德尔?”

巴洛克音乐以其华美复杂的旋律著称,往往恢弘绚烂,是尤里最为喜欢的风格,而巴赫和亨德尔又是巴洛克音乐发展到顶峰的代表人物。

尤里点头确认的了他的猜测:“是亨德尔的《帕萨卡利亚》。”

帕萨卡利亚这一反复变奏的音乐形式相当受作曲家喜爱,诞生至今仍受人欢迎。尤里所说的曲子出自大键琴组曲,G小调第七组曲,而后百年,这支舞曲被改编为小提琴和中提琴的二重奏,这或许也是尤里提议这支曲子的原因。

季光虹对于选曲并没有什么意见,应该说,他是相当赞成的。华丽近乎炫技,但这个高度对他来说还不至于够不到摸不着,而作为旋律大师亨德尔的作品,又毫无疑问的精致优美。可以说,但从乐曲就可以窥见成功。

“然后是关于曲子的改编……”

“关于这方面,或许我可以提供些帮助。”

尤里有些意外季光虹的回应,不过看对方并无勉强之色,便也点头:“那就多谢了。”说实话,现在让他去找维克托,说不定他会火大到一脚踹上他的老腰。

然后两人对比各自的课表,把练习时间确定下来,并在学校网站上预定了接下来几个月的音乐学院的空教室。相当顺利,几乎没有一点停顿,尤里原本有些阴郁的心情有所改善,或许会是一次不错的合作。

季光虹对曲子的改编工作非常顺畅,使他有种“天才赐我灵感”的有趣想法。而尤里收到曲谱的时候,就忍不住架起小提琴,从头演奏到尾,然后又重点反复拉了几个小节,将自己的几小处修改意见细细地记在打印下来的谱子上,对接下来的练习兴奋又期待。

人生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错觉,而大多数错觉都会在短时间内破灭,像是肥皂泡一样,破碎后水雾四散后,什么都留不下。

 

尤里架着小提琴,拉出最后一个音,他穿着一件印有老虎纹样的T恤,外面罩着件松松垮垮的夹克,不知是故意买大了几号,还款式如此,也不嫌外面冷。这套行头和古典音乐有些搭不上边,可当音乐从他手中流淌而出的时候,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站得笔直,看上去很有气质,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艺术系出身的气质。而当琴弓离开琴弦的一瞬间,这种气质又消失得一干二净,皱紧了眉的他带着平时的那种痞子气,狠狠地啧了一声。

“这样肯定不行!”尤里说得肯定,有种斩钉截铁的味道,这样平淡如水,没有激起火花的音乐,不像是他的音乐。他烦躁地把乐谱翻得哗哗作响,看向坐在旁边的季光虹。

后者静静坐在高脚凳上,眼帘低垂,尤里似乎看到他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又或许没有。他双手拢着大提琴,活动着因为长时间运动而有些僵硬的手腕。

季光虹也知道这般不行——事实上,他们的合奏其实并没有差到完全不合拍,相反,从练习开始到这里一直很顺利——然而,他一直有种违和感,却又找不到结症,空有力而使不上劲的感觉,他和别人合作过十数次还从未有过这样的烦恼。尤里大约也是如此,可他合作的经历更少,还局限于师兄弟几人里,更是抓不住要点。

“你下节课的时间快到了。”最终,他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尤里伸手把他那头金发揉得像窝稻草,在季光虹的面前走来走去,用鞋子把音乐教室的木质地板踩得啪啪作响,“都这种时候了,你还管什么上课?!”

“遇到困难的时候,换个环境放松一下,或许回过头来就会迎刃而解也说不定。”

“哲学问题?”尤里停下了来回踱步,有些粗鲁地打开琴盒,发出了很大的声音,然后把小提琴轻轻放了进去,把翻乱了的琴谱卷巴卷巴往背包里一丢,“好啊,我先走了。”他说着把包甩上了肩,拎上琴盒,空出手来顺了顺刚刚被他揉乱的头发。房门迅速遮掩了他的身影,发出砰的一声。

从他的语气而言,尤里显然没接受季光虹的建议,或许只是换了个地方练琴而已,或许称不上练琴,只是发泄般,拉出近乎炫技的华丽旋律。

季光虹也皱起了眉,虽说给尤里猛灌了一大口鸡汤,放着问题不管也终究不是办法,可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他左手扶着大提琴,右手撑凳子重新调整了坐姿,教室里又响起了大提琴醇厚低回的声音,而这次没有小提琴相伴交织。

 

什么迎刃而解,肯定是骗人的!

尤里才走出教学楼,就一脚踢在了路边花坛上,冷哼一声,又似不解气似的,又加了两脚。

影影绰绰,有大提琴的声音从打开了的窗户中传出来,和各种乐器的声音掺杂在一起,断断续续的,听不太清楚。

那个家伙!把我骗走,还自己用功给谁看啊!

尤里将背包和琴盒往花坛上一方,一脚跃上花坛,从琴盒中捞起小提琴,手扬起落下,琴弓吻上琴弦,卡着大提琴的声音奏响。琴声高亢而多变,和那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交织,绚烂的,和以往无数次不同,仿佛天光乍破。

这次不一样了!

虽然他并未能抓住那一丝丝的头绪,但只要再合奏一次,季光虹总在那里的,只要合奏,他们总能知道是什么的!

兴奋的尤里仿佛分海的摩西,匆匆跑过走廊,穿过人群,猛地推开了那扇音乐教室的门。

“我说,季——”一教室的师生转过头来看着他,后者瞬间卡了壳,仿佛被掐住脖子的鸡。

人群中,他看到了一抹显眼的红色,米拉笑眯眯的,显然心情很好,她高高举起了手,晃动着和他打了招呼:“嗨,尤里!”

MDZZ

原本还没什么的尤里因为米拉的举动瞬间红了耳朵,一脸冷漠地关上了门,甚至忘了要和教授说抱歉。

真是不幸的一天。

评论
热度(11)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