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杳

【尤季尤】我们的光阴05-风景

#OOC

#尤季尤,撩人不成直接下嘴季vs聊天鬼才尤

#并不知道这算不算狗血,我已经尽力了_(:з」∠)_


夏初,阳光还不至于把地面考得滚烫的时候,尤里和季光虹顶着暑气去了游乐场。

游乐场这种地方还是亲子组和热恋中的少年少女居多,像是他们这般的组合还是比较少见的。不过,尤里和季光虹确实是一对情侣,前些天刚确认下关系。

这要从前些天的真心话大冒险开始说起——


“等……”尤里还在看卡片上的内容的时候,米拉从他手中抽出了卡片,并在后者出声阻止前读了出来:“尤里同志,请问你现在是否有女朋友?当然,男朋友也无所谓,如果有,请说出她或他的名字。”

“米拉!别随...

【尤季】声色里 03

#OOC,文力不足

#音乐学院paro

#尤季合奏


“自然是要用华丽的曲子,哪怕是听不懂的人,也能在听到的一瞬间,觉得好听,觉得很厉害。”说到想要演奏的曲目,尤里的眼睛发亮,笑容中少年成名的傲气中充满自信,甚至让人觉得他整个人都闪闪发亮,被吸引了目光。

季光虹只是稍稍思索,马上接了下去:“是巴洛克音乐?巴赫?还是亨德尔?”

巴洛克音乐以其华美复杂的旋律著称,往往恢弘绚烂,是尤里最为喜欢的风格,而巴赫和亨德尔又是巴洛克音乐发展到顶峰的代表人物。

尤里点头确认的了他的猜测:“是亨德尔的《帕萨卡利亚》。”

帕萨卡利亚这一反复变奏的音乐形式相当受作曲家喜爱,诞生至今仍受人欢迎。尤里所...

尤里的旅行记录-中国篇 02

#OOC,文力不足

#该篇尤季尤场合,曹斌出没


上次说到离家出走的尤里被季光虹和曹斌捡回了基地。

事后,几人和雅科夫通了电话,报了平安。

本来嘛,曹斌和其他几个教练都准备定酒店房间了。

结果,某金发如稻草的小王子表示——我和季光虹挤一挤好了——然后就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某不在状态的男单一号头都不回地走了。

只留下想要说“要么我去季光虹那里,你住我那里,教练寝室还大一点”的曹斌,连尔康手都没来得及伸出来。

尤里霸占了季光虹房间的另一张床,结果同室的季光虹睡得挺好,尤里倒是第二天就蔫了,他指着手臂上那个蚊子包对季光虹控诉他房间里蚊子的可怕。

尤里还从来没被蚊子骚扰过,更别提在...

尤里的旅行记录-中国篇 01

#OOC,文力不足

#该篇尤季尤场合,曹斌出没


这是剧情几年后的某年,将将入夏。

季光虹休假最后几天回了训练基地,场地没几个人,教练组也没齐,新赛季的编舞还没开始,训练任务并不繁重。

某天下午,身为男单一号的某人毫无顾忌地蹲在冰场门口,啃着从家里带来的鱿鱼丝。

某自称旅行的离家出走少年看到他的时候,季光虹左手拿着一大袋鱿鱼丝,嘴上叼着一根,长长地垂下来,右手上还捏着一根。

呆愣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两人四目相接,火花四溅,大约是名为战意的情绪,随着被太阳炙烤水泥地而上升的热气,盘旋在两人之间。

季光虹快速啃完了嘴里的,抬起了还拿着鱿鱼丝的右手:“要来一根吗?”

首先反应...

【尤季】声色里 02

#OOC,文力不足

#音乐学院paro

#尤季合奏


学院内置的咖啡厅,播放着一女声乐队的歌曲,主唱有点北欧口音,慵懒的声音在空气中缓缓流淌着,搭配有些阴沉的天气,时间似乎有些凝滞。

南健太郎端着两杯咖啡走到座位边上的时候,披集并雷奥正坐在沙发上刷学校论坛。

“有什么大新闻?”南在披集身边坐下,把右手里那杯递了过去。

披集左手虚握杯壁取暖,眼睛却没有离开右手上的手机屏幕:“之前勇利不是终于答应合奏了嘛,皇帝陛下的胜利。”

“然后,现在合奏的曲目好像流出来了,虽然论坛里基本不信就是了。”

“那支曲子?我来看看。”南向着披集凑过去,后者将手机向他那边挪了挪。

虽然坐在音乐学...

看完脑内都是

【尤里失足掉进了河里,导致了整条河结冰,于是他被冻在里面了。

向日葵小季走过来,想要救人。

尤里:不要过来QAQ,就让我在这里好了。

于是小季走掉了,尤里又有点失落。

小季拉着阳光菇走回河岸,自己站在稍远的地方,笑着说:这样尤里就不用担心融化的事情了。:)】

之类的小段子。


Sketch:

尤季 5
植物大战僵尸捏他,@朝海咖喱 的梗,老久没画他们了……
点开有小四格和表情包

【尤季】声色里 01

#OOC,文力不足

#音乐学院paro

#尤季合奏,主尤里视角



初春,尚未暖和几天,北风又至,阴雨连绵几日,早晚寒气袭人。

尤里托腮看着窗外飘着的雨丝,内心颇为烦躁,若是平时,这个点他早就回家了,或是打游戏,或是吃零食,别管是做什么,总比坐在这里发呆强多了。

维克托追着一个专攻小提琴的胜生勇利求合奏一曲的消息,在学期初就传遍了整个学院,乃至整个学校。一般来说,各个学院的讯息并不流通,也就维克托这种人气才有这种效果。

而尤里几乎可以算是最后才知道这个的。

呵呵,要完,得到消息的尤里差点就直接跑到维克托面前怼他,米拉还在一旁打call不嫌事多。

作为音乐学院中排名靠前的大学,...

【尤季尤】我们的光阴04-After I Fall

#OOC,文力缺乏

#尤季尤,季视角

#迟到的国庆贺文

#跳伞梗,老司机18岁尤里和新手20岁季

#年龄设定仅因为18岁才能跳伞↑


你可曾自15000英尺的高空俯视地球?

大多数坐过飞机的人都曾达到过这一高度,但和飞机上那被小小的窗口所限制的视野不同,呈现在季光虹眼前的,是一个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全新的景致。

目之所及的尽头,地平线呈现浅浅的弧度,晴空如洗,近乎瑰丽的湛蓝。早先注意到的雪山此刻也在脚底,即使是夏天也未融化的积雪覆盖在山峰之上,和连绵的山脊区分开来。住宅区早已分不清,黑压压的一片,几处湖泊点缀其中,像是浅浅一洼水坑。

在上飞机之前,尤里提起了今天有点风...

【冰尤】我还是很喜欢你

源于之前很火的一条微博

原文: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仅某对某的意思,不分攻受


维克托→勇利

我还是很喜欢你,就像陶然一曲共君醉,伴而不离。


勇利→维克托

我还是很喜欢你,恰似不觉自酣吐真意,不枉此行。


奥塔别克→尤里

我还是很喜欢你,就像初逢青葱少年时,惟愿比肩。


尤里→奥塔别克

我还是很喜欢你,恰似山色蒙影黄昏处,得遇知己。


克里斯→维克托

我还是很喜欢你,就像赛场相逢十数载,乐此不彼。


季光虹→雷奥

我还是很喜欢你,恰似山穷水尽雨夜行,生死相托。


伊莎贝拉→JJ

我一直很喜欢你,就像风雨相随终清霁,云破...

【季尤】初恋百次 02

#OOC

#圈地自萌,不撕勿扰。

#季尤,失忆梗,顺行性遗忘症。

#前文  01

#姊妹篇 你是谁? 01


就像季光虹已经习惯一年有两百五十多个早晨是被踢下床,而剩下那不到一百天则是尤里作为裁判出席了某场比赛那样,格奥尔基也习惯了每年都有那么多天的早上会接到那么一通电话。

为此,他也和季光虹提过——米拉就算了,怎么不见他给维克托和叶戈尔打电话?

不过可惜的是,即使季光虹暗示了其他人的名字,尤里播出的电话依旧会通往格奥尔基那边。

或许,尤里下意识地认为你们几个人里面,你看上去最不擅长欺骗可靠。——对于季光虹委婉的说法,格奥尔基也只有认栽...

 — 1 / 3 —  >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脸滚键盘,文风不定,不会开车,恋爱苦手,拉郎混邪,钓鱼狂魔。

此子博为d机关和小溜冰坑
 — 1 / 3 —  >
© 杳杳 | Powered by LOFTER